「為了去吃頓飯還去治裝是不是很蠢啊!不如就算了吧!」長谷川哀怨的說。

我聽得出她語氣中的失望,當然是不能這樣就算了。

「沒列上去的就表示可以,對吧!」我眼睛一亮!

出發到Rick’s Cafe前,我把在蕭安買好的超大件披肩拿出來,用巴里島的那幾招纏在身上,給長谷川鑑定一下。

「還蠻像樣的嘛!」長谷川立刻也如法炮製在身上打了個大蝴蝶結。

我們得意的狂笑在床上打滾,隨後立即意識到一個問題。鞋子怎麼辦?

「沒說不能赤腳吧!」

這點的確是沒寫,我們踩著飯店提供的紙拖鞋,把錢跟信用卡塞到內衣裡層,叫輛計程車就出發了。

Rick’s Cafe聳立在港口,遠遠就聽到As Time Go By 的主題曲演奏著。下車前我靈機一動跟司機大哥借了原子筆,在長谷川的眉心畫了一個水滴狀的圖案。

「等一下妳走在前面,看到人打招呼記得說Namaste。」我交代著。

長谷川瞪了我ㄧ眼,誰叫她長得這麼混搭。

我們把飯店的紙拖鞋藏在旁邊巷子裡,確定等一下出來還有鞋子可以穿以後,就大大方方的走進去。Rick’s Cafe門口兩位高大英挺的警衛看到長谷川果然目不轉睛合不攏嘴,我們立刻被當作貴賓送往預定的座位。

「敬這次旅行!」我們開了ㄧ瓶紅酒,慶祝這次旅行。

等到主菜快要吃完的時候,有一位極為盛裝打扮的女士走過來跟我們說

「兩位晚安!」女士微笑著。

「Namaste!」訓練有素的長谷川說。

隔了兩分鐘,這位盛裝打扮的女士,又走過來跟我們說一樣的話,好像剛剛的事情沒有發生過,跟我們道完晚安之後又飄走了。

隔了五分鐘,同樣的事又發生一遍。這樣反覆了五次。

我們猜,她應該是別桌的客人吧!可能是位失智的婦人。

「我以後老了如果失智,妳也要帶我出來旅行喔!」長谷川對我說,眼眶濕潤。果然喝了點小酒情感比較容易抒發。

「當然!」我的眼眶也濕潤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在卡薩布蘭加的這個美麗的夜晚,特別適合山盟海誓。

吃完,走到門口,趁著警衛跟長谷川攀談的時候,參觀了一下室內的裝飾,有一面牆貼滿了各國名人來這裡用餐的照片,還有這間餐廳從成立以來各個時期的老照片。

我才看到,剛剛那個一直來道晚安的,根本就是老闆嘛!見鬼,分明是瞎了眼把長谷川認成哪ㄧ國的公主。

「我以後老了如果失智,妳真的會帶我出來旅行嗎?」在回程的車上,長谷川穿著溼掉的紙拖鞋一直往我身上磨蹭。

「去死啦!」我惱羞成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