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那個有如包著金箔般的新加坡,從樟宜機場開始,所有警覺心都必須往上提高一個單位,因為我們即將出發到孟加拉,一個印象中帶有原始野性的國度。

樟宜機場不愧是好幾年榮獲評價最高的機場,穩穩的網路、剛剛好的空調,跟滿滿的插座,這三件事情足以讓我跟長谷川舒服得差點當自己家,一兩個小時都沈溺在自己的世界裡。等我一回神抬起頭來才發現,整個候機室都是清一色的男性。

「這怎麼回事?」長谷川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我也嚇壞了。

看起來,這些應該都是從孟加拉到新加坡工作的移工,準備回到孟加拉。他們每個人精壯而黝黑,有些翹著腳,有些直接躺在地上,他們大聲的互相交談著,感覺現場這一百多個人都彼此認識。

距離登機時間越近,整批整批的孟加拉男性不停的湧入,每個人看著我跟長谷川,都露出奇異的表情,不致於感覺到有什麼惡意,但他們忍不著的好奇眼神,感覺就像X光一樣,想把妳從前心看到後背。

排隊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似乎不是件容易的事,感覺一定要互相推擠一下,才能顯示彼此間的感情。在一陣笑鬧之中,這群人終於拿著自己的手提行李,準備要登機。就定位這件事情就更難辦到了,因為他們每個人都帶著非常非常多的行李,要把這些東西塞到頭上的行李櫃,簡直是為難空服員。很明顯的物理原則,這些包裹絕不可能塞得進去,搞了快二十分鐘之後,只能破例把能塞的東西塞在腳邊,既然腿的位置被東西佔了,他們也就順理成章的把腿翹到前面的椅枕上,只能說這些人十分的軟Q。

接著,這些人就開始拿起手機自拍。

飛機開始緩緩的在跑道上滑行,窗外射進美麗的夕陽,正當我們陶醉在這片金黃色中,突然聽到前面的那個傢伙開始講電話,他隔壁的人發現「現在好像也還可以講電話」,順手也撥了通電話出去,回頭一看,現場大概有十幾個人都還在講電話,沒有在講電話的人,都在玩自拍。

飛機不是要起飛了嗎?

當一個人違反規定的時候,妳很明顯可以判斷這是一個違反規定的行為,但十幾個人同時違反規定的時候,妳真的會有一種錯覺,是不是飛機起飛的時候原本就可以講電話?

當然不是!這時候走來一位女性空服員,耐心的勸了他兩句,那個傢伙果然乖乖的收起電話,等到空服員轉身離開,他又拿起電話繼續講,音量還比剛剛更大聲。幾次之後,只好請出男性的空服員出來處理了,但效果似乎還是不彰,這些人等飛機真的離開地面後,才乖乖的收起電話。

飛行的時候當然這些人也不會閒著,他們把音樂開到最大聲,哼著唱著還在走道上扭了起來,踩著飛機座椅跳來跳去。我跟長谷川手上拿著孟加拉的資料,一個字也看不下去,也許這些被寫成文字的文字也只是文字而已,真正的孟加拉就在眼前,這個最直接又最豐沛的畫面。

等到飛機要下降的時候就更精采了,機場才剛廣播飛機即將降落,請大家坐好,繫好安全帶。這些傢伙完全沒辦法乖乖坐著,迫不及待站起來把頭上的行李全部拿下來,飛機稍微震動一下,那一整排的行李就差點全部滑落下來。

這時候空服員又只能好聲好氣的請他們先坐好,再幫他們一件一件把行李放回去。以這種工作量看來,飛這條線的空服員薪水應該是要加倍才對。

又過了一陣折騰,飛機終於降落在跑道,還等不到機長的廣播,現場所有的人齊聲站起來鼓掌歡呼,大喊「Welcom to Bangladesh!」

「Welcom to Bangladesh!」我站起來小小聲對著長谷川說。準備好迎接這個充滿不可思議的國度了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