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飛機,這場鬧劇終於告一段落。

不!這樣想就太天真了!所謂鬧劇,就只會越來越鬧而已。

接下來的重頭戲是辦理落地簽,依照我跟長谷川過去的經驗,準備文件這件事情從來不是困難的事。我們先到一個櫃檯領表格,這個表格雖號稱有簡體中文版,也有英文版,但沒有一個版本是可以讓人理解的,不過沒關係,我們填寫好之後,似乎也沒有人想認真看,接下來就被發落到另一個櫃檯。

這個櫃檯唯一的功能是收錢,這相當符合我們內部控制中,金流與帳務要分開這樣的觀念,所以也沒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

接下來,我們就被趕到另一個櫃檯,這個櫃檯就妙了,他的功能是,檢查妳有沒有乖乖的付錢。櫃檯人員顧著自己跟旁邊的女職員聊天,好幾分鐘後才發現我們站在他的面前。懶懶的看了我們一眼,核對一下剛剛繳錢的收據,蓋了一個大章後,再度叫我們往下一個櫃檯前進。

這個櫃檯終於有個正常的功能了,這是辦簽證的櫃檯。一個嚴肅的大叔看了我們一眼,拍拍櫃檯前面的牌子,上面寫著

1.機票證明

2.住宿證明

3.旅行計畫

4.邀請函

嚴肅的大叔壓低了眉毛,口氣不是很和善的問。

「你們的sponsor是誰?」

sponsor? 什麼跟什麼?在台灣查的資料,並沒有說要取得邀請函啊?

我跟長谷川馬上恭恭敬敬的遞上一份之前網路上抄來的旅行計畫,印刷跟排版只能說是精美,另外還有按照時間順序排好的住宿證明,重點部分還畫上螢光筆,在準備文件這方面,我只能說,這個團隊就是強而已。但,這時候,大叔居然開始拿起電話開始講。時而嚴肅,時而開懷,臉上表情豐富得不得了,講到一半還跟旁邊的同事討論了一番。

「你覺得…他是打電話給我們的飯店,確認有沒有這兩個人入住?」等了老半天,長谷川開始不耐煩起來了。

「我覺得不是,如果他是打給飯店,應該會聽到跟我們名字很像的發音,但是好像沒有?」這是我的推敲,但我也擔心起來了,因為隔壁櫃檯都換好幾個人了,我跟長谷川還卡在這裡動彈不得。

看他後來眉開眼笑的樣子,這通電話應該只是跟哪個年輕妹妹聊聊天而已,害我跟長谷川胃差點都抽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