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加拉,坐飛機肯定是一件大事。有機會坐到飛機的鄉親們使出渾身解數,乍看之下還以為這些人都要去結婚。好不容易飛機降落了,在地面上準備接機的親朋好友更是大陣仗,Cox’s bazzar 小小一層樓的機場建築,屋頂上早已黑壓壓的站滿一大堆人,不是揮手就是大叫,能到機場接朋友肯定是這一年以來最重要的事情了,整個現場彷彿國慶盛宴,大家從停機坪就開始合照,一路到大概只有五六坪大的機場大廳。其實機場大廳什麼都沒有,背景只有一片白牆,不過不重要,重點是今天有朋友去坐飛機,只能說十分的榮耀。

海關仔仔細細的檢查昨天好不容易含淚從簽證官手上取得的簽證後,走出機場,終於可以正式展開我們的孟加拉之旅。但,不出我們所料,果然原本約好的飯店接送,又不見人影。

「沒關係,我們有當地的電話卡,打電話去飯店問就好了!」長谷川說。的確,千辛萬苦弄到的電話卡,馬上就派上用場了,這讓我想到小時候阿嬤跟我說,「事事準備好,出門沒煩惱!」老人家就是這麼有智慧。

電話一下就接通了,但我看長谷川表情非常詭異。我可聽到電話另一頭嘰哩咕嚕的說個不停,但長谷川表情卻十分僵硬。

長谷川搖搖頭,把電話交給我。

這題真的超乎我的能力範圍了,我知道對方在講英文,但卻一個字都聽不懂。這是我從來沒聽過的腔調。後來我跟長谷川企圖模仿影集裡面的印度腔跟電話另一頭的人交談,但卻完全沒有辦法溝通。最後我們終於放棄了。

「飯店離機場不遠,車程頂多15分鐘,我們就在機場外找台CNG坐吧!」嘟嘟車是在南亞、東南亞洲、中南美洲非常普遍的一種公共交通工具,叫做嘟嘟車原因是因為這些由機車改造的三輪車,會發出「tuk-tuk」的聲音。而在孟加拉,嘟嘟車有另外一個專有名詞,叫做「CNG」。

原本以為,出了機場大門應該就會湧上滿坑滿谷、汲汲營營想要拉客的司機,想不到,只有兩個。

「怎麼辦,我們的策略呢?」現場狀況完全出乎我意料,門口這兩個司機看起來十分淡定,一點想賺錢的慾望都看不出來。

這下子我們什麼策略都沒有了,只好放下身段找了其中一個司機問他,願不願意載我們到飯店。

司機聽懂我們的意思,點點頭,比了一個「ya」的手勢,意思是200孟加拉塔卡。根據我們常識,這樣的國家、這樣的場合,對方出的金額沒有對半砍,擺明的就是潘阿了。但因為現場交易十分不熱絡,我跟長谷川很客氣的比出「150」這樣的金額。

想不到,對方居然聳聳肩,擺出一個「拍謝」的姿態,然後就…

走了。

想不到事情居然發展得如此失控,眼看著現場只剩下一個看起來更淡定的小黑人司機了,如果再搞得人家不開心,我跟長谷川就要頂著35度的高溫自己走到飯店了。

我們三步併作兩步往小黑人身邊飛奔,那種熱情就好像看到三個月不見的男友!當小黑人比出那熟悉的「ya」的手勢的時候,我們等不及人家幫我們開門,自己就立刻爬進去坐好坐滿。

孟加拉啊!孟加拉!

又再次超越我們的想像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