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捨不得睡。

天空才幾分亮,我們就迫不及待想到沙灘上散步。原本還有點擔心清晨的海邊會不會有點危險,往窗外一看,又是黑壓壓一片,馬上就放心下來。

在清晨出沒的鄉親跟昨天下午有點不同,主要是清晨光線沒這麼明亮,適合情侶來這裡牽牽手,談談心,那個男生女生要分開的立牌就可以暫時當做沒看到了。還有小朋友一大早被媽媽帶出來玩,不知道為什麼從頭哭到尾,這很有可能是因為原本以為媽媽說「就把有沙子的地方走完就好了」,小朋友走了半小時才發現永遠走不完。

這傻孩子殊不知這是全世界最長的沙灘,小朋友走到抱頭痛哭也算合理。

回飯店吃過奇異的孟加拉式早餐,我們準備搭車前往我們下一個目的地,孟加拉的第二大城–吉大港。

「阿伯請問,多久會到吉大港啊?」賣票的阿伯看起來很機伶,問他準沒錯!

「很快啊!四個多小時就到了!」

「四個多小時?」

四個多小時是個奇異的數字,因為Cox’s bazar 到吉大港距離不到150公里,我們台灣鄉下的大叔騎野狼125應該也兩個多小時就飆到了,四個多小時是怎麼來的?

不確定是不是賣票的阿伯沒聽懂我們意思,總而言之孟加拉是個奇異的國家,就靜觀其變就是了,生命總會找到出口。

孟加拉的當地客運絕對沒有冷氣這種東西,運氣好的話頭上的電風扇可能可以轉,但也請千萬不要把它打開,因為很可能隨時會掉下來。

車子上路十分鐘後,我剛長谷川就從此遺忘冷氣這件事情了,因為氣溫再也不重要了,孟加拉的交通已經超越所有我能想到的形容詞。

失序、打結、擁擠、混亂,都已經不足以形容,不但不足,而且還差得很遠。

基本上孟加拉的道路都是泥土路,沒有分車道,也沒有紅綠燈。路上由以下幾種物件所組成,依照行進速度分為:老人、小孩、正常人、攤販、人力車、嘟嘟車(CNG)、客運、貨車、砂石車、及一般轎車。然後這一堆行進速度完全不一樣的物件在同一時間,以隨機的方式散在同一條道路上。

因此,不管是「老人」還是「大貨車」,看到前面有洞就往前鑽,因此這些人跟車都是歪歪斜斜的交互穿插著,緊緊的被打了死結。在路上按喇叭是最普通的事,各種不同音頻的喇叭聲,聽到後來也覺得麻木了,但最了不起的是,如果覺得前面的車擋住路,他們會直接用手拍打前面的車。

聽起來沒什麼,但這路上所有物件,沒有大小或階級之分,都會做出同樣的事情。

也就是說,一個準備過馬路的老人,發現前面有一輛貨車歪歪斜斜的擋住他的路,他會用力的拍打這輛貨車要他閃開;或者人力車司機氣喘吁吁騎到一個不爽,也會下來瘋狂的拍打嘟嘟車。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路上的車,外表永遠都是這麼殘破,因為他們每天都要擦撞好幾十次。

既然移動速度這麼慢,賣花生的攤販就有機會拿著東西上來客運上兜售,等到所有人完成交易,連錢都找完了,再慢慢下車也不遲,反正車子沒往前多遠。如此的亂上加亂,我跟長谷川完全徹底絕望了,原來阿伯說的四個多小時是最快的情況下!

這是一個活潑生態,坐在車子上的我們,看著路上發生的一切熙熙攘攘,一路上經過無數的小鎮,看見各種古老行業,有賣木柴的,有賣牛,修嘟嘟車的。沒穿衣服的小孩在茅草屋前跑來跑去,室內幾乎沒有電也沒有燈光。這群小人物們如此認真的生活著!

看得看得出神了….完全忘了這好幾個小時的路程…..終於,看到港口閃爍著陽光在眼前等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