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大港的歷史,遠遠比我們想像中的悠久。早從9世紀開始阿拉伯人就開始跟吉大港通商了,由於他緊鄰孟加拉灣,是重要的交通樞紐,幾千年來一背負著燒殺擄掠的命運,直到20世紀才正是回歸孟加拉國的懷抱,孟加拉的獨立也是在吉大港宣布的。

今天的吉大港是孟加拉的第二大城市,人口密度極高,而且還在瘋狂的成長。主要靠著煉油、紡織、造船、拆船等對環境極為傷害的工業起家,尤其是拆船。

孟加拉的拆船業幾乎是世界最大,全球三分之一的報廢船隻都在孟加拉國完成拆卸,為這個赤貧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但這完全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除了惡劣的衛生條件外,這裡的廉價勞工一天幾十小時暴露在石棉和多氯聯苯之中,數千名工人正拿著焊槍向來自世界各地的廢棄油輪、客輪、貨船和漁船身上切割,身上只穿著塑膠脫鞋及短褲,沒有任何任何職前訓練,更不用說有什麼防護措施。反正這裡的勞工不但廉價,命也不值錢。

所謂廉價,是指一天只有四塊美金的工資,而且這樣的工作還不是天天有,年邁體衰的勞工根本搶不到這份工作。

船,本來就不是拿來拆的,他是設計來抵抗大海、巨浪、風暴等全世界最惡劣衝擊的工具,船身能有多堅硬就多堅硬,但,這些廢棄的船居然讓這些跟你我一樣的肉身,用簡單的工具拆卸,可以想像,這絕對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工作之一。孟加拉的拆船業當然引起了國際環保人士的高度重視,紛紛提出許多建議讓這個行業能有更優化的工作環境,對勞工來說更安全,對環境來說更永續經營。但似乎現在的工人們的操作模式跟三十年前比起來沒有什麼區別,不同的是,以往這樣的拆船場是可以參觀的觀光景點,當地人拿了少少的酬勞就可以帶著外人進入拆船場參觀,但為了阻止國際媒體再報導,吉大港將近一百座的拆船場都已經加裝了高壓鐵絲網,更不可能讓人進去拍照。

拆船業就更加神祕了。

現在沒有辦法到拆船場看那煙塵蔽天的拆船場景,但往南20公里的吉大港海灘,卻隨時可以看到少男少女們穿著最美的衣服,黑壓壓的一整片,少說有上千個人!他們在沙灘上追逐嬉戲,用最簡單的方式,獲得最大的滿足。吉大港的女孩們跟Cox bazar比起來,來得大方主動的多!畢竟這裡是大城市。她們會遠遠的就尾隨我們,然後一個箭步站在你前面,大剌剌的問「可以跟你拍照嗎?」

長谷川就被拉走了,淹沒在人群之中,害我等了好久…

好不容易等到這個傢伙被放回來,我們決定在這個美麗的夕陽下,在沙灘上寫上自己的名字跟日期,拍照留念。

就當我們準備畫上日期的時候,突然覺得四周的光線越來越少….每寫一個字,四周就有聲音像齊唱一樣,把字念出來…

「2018….」

抬頭一看,我們已經緊緊的被一群女學生包圍,其中一個看似是她們的老師。

「來來來!大家一起來合照啊!」老師也太熱情,我跟長谷川都還來不及點頭搖頭,就被一整群女孩兒圍著,一支一支手機輪著拍照。完全不知道跟陌生人合照的重點在哪裡,說不定老師要拿回去當教材….

「來來來,大家來看,這就是所謂的東方人….」

趁著夕陽還有溫度,我們悠閒的踏著海水回家。水裡或者混合著不遠的彼方漂過來的大量污染物,或者混合著廉價的血汗,眼前的這些年輕的人們,不知道有沒有一點擔心這個國家的未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