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畢竟不是富裕的國家,在人民溫飽與保留文化遺產這兩件事情的取捨下,很明顯的對於後者著墨不多。翻來翻去在吉大港唯一可以說是博物館的,就是「人類博物館」了。

在還沒有來得及搞清楚這間博物館的館藏之前,踏進博物館門口的第一件事,就是連忙把口罩帶上。這裡的灰塵,就如同這裡所描述的人類歷史一般,感覺有百年之久,萬一一個不小心深呼吸,我很怕我就塵蟎中毒當場身亡。而且這個地方沒有冷氣,所有的窗戶跟門都是打開著,頭上有轉得令人頭昏的電風扇,很難想像理應很珍貴的出土寶物,就任憑這些灰塵跟熱氣不停的凌虐著。

一個笑嘻嘻、一頭捲毛的孟加拉人走過來跟我們自我介紹,他指著牆上巨幅的蒙古人照片說,「妳們看看,孟加拉人的祖先,就是蒙古人啊!」這樣的說法也沒什麼大錯,就好像說我們都是亞當跟夏娃的子孫一樣,說牽強是牽強,說周延也還蠻周延。

然後我們小捲毛導覽人員就開始從一個展間開始說起。他的熱情與衝勁,我敢說,我們應該是他今年遇過的第一組觀光客,不但每一個展品,每一張照片都細細的解釋,連我偷懶想跳過幾個展示都被他發現,很嚴厲的對我說「你走太快了!」

這個博物館整理來說,除了灰塵太多以外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佈景作得太嚇人。幸好是大白天頂著烈日來到這個地方,不然博物館驚魂就要在這裡演起來了。小捲毛很仔細的為每一尊陰森的人偶作了非常清楚的註解,包含他們身上的衣服,有些具有重要的辨識功能,例如已婚或未婚的身分,有些則是具有特殊的功能,能夠擺放工具等等。另一個展箱則是像九族文化村的道具一樣,展示了古老時代孟加拉的農村如何把牛圈養起來,再用各種尖銳的工具在所有的村民面前把牛刺死,為神祭祀。小捲毛為了讓我們徹底了解整個殺牛的過程,還手腳並用的表演起來,我只能說他是真心熱愛孟加拉的歷史。

除了遠古時代山區的民族以外,小捲毛還為我們說明了牆上些近代的孟加拉名人,其中最有名的是大家都知道的泰戈爾,另外還有詩人雅齊米丁(Jasimuddin)。自古以來,孟加拉人與詩歌的關係就極為密切,詩歌的主要功能不是拿來閱讀,而是用來傳唱,所以詩也同時是作曲者。就是因為這人人可以傳唱的特性,遠自九世紀的古詩也可以傳承到今天,不用靠文字或是書本。這樣的歷史文化造就了許多偉大的詩人,泰戈爾就是其中一位,印度國歌「人民的意志」和孟加拉國國「金色孟加拉」都出自泰戈爾的詩句,他更是亞洲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遠早於日本的小說家。

人生實在沒有幾次把一個博物館看得這麼徹底的經驗,只能說,多虧了小捲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