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加拉,所有的時間感都跟平常不一樣。

首先,他們的吃飯時間跟我們一般的習慣就有點不同,午餐一般在下午1:30以後開始,直到3點都可以說是午餐時間。晚餐一般是在晚上8點以後,吃到半夜12點都不是問題。再來,他們似乎一點都沒有趕時間的觀念。飛機總是會等到全部的旅客都拍照拍到心滿意足才會起飛,時間的流逝就像溪水流過一般自然。

在孟加拉旅行更是沒有任何趕行程的壓力,因為根本沒有行程。

「附近還有哪裡可以去呢?」有一天我們又去問了櫃檯的小姐,看起來很聰明的那位。

「嗯….這…..」難得看到她擺出一個疑惑的表情。「Foy’s lake?去過了嗎?」

我跟長谷川不自覺得擺出一個「別提了」的表情。

「人類博物館呢?」櫃檯小姐又想了一下,露出了機智問答搶達成功的表情!

我跟長谷川還是很有禮貌的微笑點頭。

「那….」她看起來真是為難。「那….那….」

「那…..墓園呢?」小姐勉強擠出這個地方,看起來是鬆了一口氣。

如果問到最後,問到的答案是「墓園」的話,我想我們真的太為難人家了。但既然是當地人的真情推薦,勢必也要去看個究竟。

墓園其實離半島酒店非常近,看地圖幾乎就在我們的旁邊,但因為這如同地獄般的交通,連我們用萬能的雙腿走路過去都需要二十分鐘左右。墓園開放時間是下午兩點,我們一點半到門口等著開門,走來走去打發時間。這時候突然發現,原來無聊的不只我們,還有兩對小情侶也跟我們一樣在門口等。可見吉大港的約會場所真的是少得可憐,沒錢去Foy’s lake的小情侶們,也只好排隊等著墓園開放了!

兩點整,大門終於開了,但大門打開看到的景觀跟我們在欄杆外往裡面看的場景幾乎是一模一樣。就是一整片綠色的草地,有幾棵樹,然後有很多白色的墓碑,結束。

話說回來,如果我們對墓園有過多的期待,那就是我們蠢了。

但既然都花了時間,還認真的在門口等了半小時,在怎麼樣的大熱天我們也要好好的多看幾眼。這是一個紀念二戰英雄的墓園,原本只有四百位英國士兵埋葬在這裡,後來政府把其他零散在孟加拉其他墓園的士兵都集合在這裡,目前有七百多人。當年的孟加拉屬於英屬印度領土的一部分,跟著英國一起打這場不知道為誰而戰的戰爭;葬在這裡的孟加拉人不確定有幾個,他們的國籍被稱為是「不可分割的印度」,畢竟二戰距離孟加拉真正獨立還有好幾十年,當時的人應該還想不到有一天能真正擁有自己的國家。

為了不辜負櫃檯小姐的盛情推薦,我們還是很努力的在墓園待了半個多小時,跟小情侶一樣坐在樹下吹著微風,看著在吉大港很少看到的寬闊草地。當然,在這裡拍攝個人沙龍照的孟加拉鄉親也非常的熱烈。

結束了這個地方我們到附近的中國餐廳吃飯。一走進去一位留著小鬍子的小哥就用中文跟我們打招呼,我們用中文點了熟悉的中菜,但端上來的,除了餐具是熟悉的中國風味外,其他一律不是。

「我們應該再去吃Biryani…. 」我一邊吃,一邊幽幽地說,長谷川也意有所指的點點頭。

一群深咖啡色皮膚的孟加拉人跟著金髮藍眼的英國人打仗,最後死在自己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我們吃著所謂的炒空心菜卻吃不到記憶中的味道,反而心裡還是思思念念著那盤印度黃色香料。

所謂國家的區隔真是一個詭異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