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沒辦法呼吸,跟時常懷疑自己已經聾掉以外,在吉大港的路上其實會有很多奇妙的經驗。

這裡的建築物不高,但是總會有一種天空被遮蔽的錯覺,抬頭一看原來是經年累月的電線不停的重複纏繞,一半的視線都被黑色的線狀物所遮蔽。除了這個以外,剛好我們還遇到他們正準備地方性的選舉,競選廣告把剩下一邊的天空也幾乎吞噬,地上的廢紙跟頭上的旗幟居然也這麼巧妙的呼應起來。

如果仔細看,他們的競選廣告除了照片跟文字以外,還有一個醒目的圖案,種類琳琅滿目,有杯子、有手機、有鐮刀、有馬、有魚、有車子、有椅子,你想得到的什麼都有,這個圖案所佔篇幅跟候選人的照片不相上下,可見有多麼重要。

這背後的原因,其實是孟加拉存在著一個淒涼的事實–將近有一半的成年人口是文盲。所以,看不懂一個大字的阿伯走進投票所,如果照片還印得模模糊糊,最方便的辦法就是記起來你要投的是獅子、手機還是鐮刀,這樣就不容易投錯人了。

再往裡面鑽進吉大港的小巷子,這才是別有洞天。

傳統市場裡看到兩個奇怪的台灣女生走進來,還沒走完兩個攤位,整個市場就快要暴動起來。賣雞的小弟看到長谷川,情不自禁的從籠子裡抓出一隻活跳跳的公雞出來玩賞,賣魚的兄弟們每個開始賣力的表演誰刮魚鱗的手腳最俐落,賣菜的就更浪漫了,隨手獻上一把黃橙橙的金針花。

幾個小時候我們開始厭倦了這種極度吵雜與炎熱,想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的話,就只剩一個地方可以去了,那就是購物中心。孟加拉全國只有兩間電影院在首都達卡,但卻有不少購物中心在國內其他城市,可見這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休閒空間。購物中心的特點就是門口一定有警衛站崗,裡面的冷氣一點都不冷,還有,第一跟第二樓一定會強推韓國跟大陸的手機。

再往樓上去大部分都是賣一些女性的服飾,畢竟女人的錢好賺這件事情,古今中外應該都這麼流傳著。但在孟加拉這個極度保守的伊斯蘭教國家,女人是絕對不會拋頭露面在外面賣東西的,所有的店員都是男性,也就是說,即便是女性內衣,都還是由男性的店員幫忙服務。

這….就真的難以體會了。

我不知道要如何跟自然的跟一位皮膚黝黑、挺著小啤酒肚的大叔討論胸圍還有罩杯的問題,如果還有集中與托高方面的困擾,方便跟大叔諮詢嗎?鋼圈的強度呢?這些問題光用想的,就讓我跟長谷川笑到沒辦法呼吸。

在孟加拉,除了貼身衣物以外,其他女性用品也只能跟男性店員購買。

「我決定要來買一下衛生棉!」樂不可支的長谷川決定要親身嘗試這種由男性店員服務的樂趣。於是乎我們走進一家藥局,非常禮貌的表示我們要買衛生棉,毫無意外的,店裡面依然是清一色的男生。

被問到的小男生漲紅了臉,跑進去跟另外兩位男性說明這件事情,然後我們就看到三個大男生翻天覆地的在櫃子裡面找衛生棉,好不容易找到一包。

「請問…是這個嗎?」小男生眼神閃爍,不太敢直視我們。

「我剛剛有說,我要夜用型的。你知道什麼是夜用型的吧?」然後長谷川就仔細的說明了一次夜用型衛生棉的定義。

小男生頭也不回的又轉身進去跟其他兩個男生求救,這三個大男生又開始在櫃子裡面搜尋傳說中的夜用型衛生棉。

這次我跟長谷川笑更大聲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