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都花了大錢,享受一夜好眠應該不是問題,但沒想到,卻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們都徹底了解吉大港白天的交通狀況,原本為半夜的路況應該是一路順暢,畢竟我們不是在市中心,而是從吉大港要移動到首都達卡。但奇妙的是,半夜12點的路況居然跟中午12點沒兩樣,路上漆黑一片,但還是充滿了人力車、嘟嘟車跟大卡車,活力充沛到跟白天沒兩樣。除了塞車之外,整條馬路上的車,在這寂靜的夜裡,依然維持著每隔三十秒就按一次喇叭的習慣,坐在車上的我們,即便是多麼舒適的豪華客機等級的座椅,都沒辦法好好睡覺了。

這,實在是太失策,原來花五百元跟花兩千元得到的效果是一樣的!

一路上睡睡醒醒,不是被喇叭聲吵醒,就是被煞車震醒,當我幾乎要睡著的時候,居然被剛剛拿相機拍我們的小哥叫醒….

「欸!欸!大家下車了啊!」小哥大聲嚷嚷著,還用手招呼大家趕快下車,一個也不能少。

「什麼事啊?下車上廁所嗎?」長谷川問,看來她也是好不容易睡著。

「如果不去的人可以不要下車嗎?」我皺著眉頭,這是什麼規矩,硬要逼所有的人下車尿尿?

看這個態勢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情況,我們只好跟著人群走進一棟極為明亮的建築物,這是我的大腦大概只有30%在運作而已,但已經足以判斷這群人十分的不同。

小女孩們跟著媽媽上洗手間,接著用肥皂徹底把手掌、手臂跟臉洗得乾乾淨淨,媽媽也是一副神采奕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耳環端端正正的重新別好,慎重程度就像要走出家門的那一瞬間一樣。一家人互相檢查一下服裝儀容後,不是回到車上,而是轉身進入一個像是食堂的空間。

現在時間是凌晨2:46。

這時候的孟加拉鄉親正準備領盤子,排隊準備吃飯。

我真的很想對這群人大叫,「你們到底在吃哪一餐?」

沒睡飽的時候,情緒相當容易失控,這一點我確定有家學淵源,從我外公那時候就開始了。當然,這是另外一個故事。

我努力控制好快要崩潰的情緒,跟長谷川兩個人端坐在餐桌前,一個小弟笑嘻嘻跑來招呼我們。

「快去排隊領飯啊!不用錢,都已經包含在車資裡了!」小弟可能沒有注意到我兩眼即將噴發的怒火,以為我們是外國人,不知道狀況。

「如果我不吃飯,可以上車去睡覺嘛?」我搖搖頭,問小弟。好不容易現在路上沒有喇叭聲,多睡個二十分鐘也不錯。

「不行啊!你看,司機都在吃飯呢!而且車上有許多行李,車門已經鎖起來了,等大家吃完才能一起上車啊!」小弟表達能力不錯,只可惜這個時候我心中除了憤怒沒有別的。

「唉!不吃飯,可以喝奶茶啊!或是咖啡?」小弟看我起身就往外面的馬路上走,急著把我叫住,擔心是自己說錯什麼話,還急急忙忙問長谷川「你的朋友怎麼了?」

在我只有30%運作的大腦裡,不知道為什麼,我人生的跑馬燈只有一個行字出現在畫面上,那就是:

「我已經刷過牙了….」

凌晨三點,不就應該乾乾淨淨刷好牙,好好的睡覺嗎?

不是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