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幾熙熙攘攘的巷子,我們試著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找到適合的午餐地點。就當我們熱得在路邊休息的時候,看到三三兩兩的人一直往身後的小樓梯走去,回頭一看,原來二樓就是間餐廳,有著很大氣的名字,叫做「nirob hotel」。

nirob hotel感覺起來跟供應住宿的飯店一點關係都沒有,事實上就是一個昏暗油膩的餐廳,桌子又厚又重,椅子也相當扎實,上面斑駁得留下許多歲月的痕跡,雖然如此,餐廳的生意卻是好得不得了,小弟內外場跑來跑去,吆喝著我們聽不懂的話,整個場子熱鬧得跟園遊會一樣。

「所以現在,我們是自己找地方坐嗎?」我跟長谷川在門口站了半天,互相看著對方。等了半天終於有一個小弟用手隨便對我們揮了一下,要我們坐在角落的位子。

坐下來之後我們就開始天真的等待有人會拿菜單來給我們點餐,但等了半天又是一個完全沒人理會我們的狀況。

「我們來看看別人吃什麼,看到好吃的我們就跟他點一樣的!」這種基本的點餐技巧,走遍大江南北永遠都是一體適用,語言絕對不是個問題。

但,逛了一圈,完全看不懂大家到底在吃些什麼,只看到每個桌上都是一個一個巴掌大的銀色鐵盤,一盤一盤裝著黑色、墨綠色、深咖啡色等濃稠狀的食物。偷偷往廚房探頭,燈光更加昏暗了,只有刺鼻的咖哩味,其他完全看不出任何一點端倪。

然後我們就跟笨蛋一樣繼續坐在原本的位子上,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終於,有一個小弟發現有兩個眼神呆滯的女生很徬徨的坐在位子上,他對我們比了一個等一下馬上來的手勢。接著,兩個手臂個放了一個超大的圓鐵盤,上面放了層層疊疊放了二三十個小盤,每個小盤的底部都無法避免的沾上其他小盤的食物。小弟熟練的半蹲,一個優雅的傾斜,上面所有的小盤就堆滿了整個桌面。

所以,nirob hotel其實就是傳說中的無菜單料理,只是他們所有的菜色都是咖哩,各式各樣的咖哩。

「這麼多,怎麼吃得完?」我簡直疑惑到了極點,小弟也用非常疑惑的眼神盯著我們看。終於!悟出了真理!這根本就是港式飲茶餐車的概念嘛!小弟把所有的東西端到你面前,然後你選擇你要吃的,其他的還給他!

想通了以後我跟長谷川大笑著,小弟也露出一種終於得救的表情,我們就隨意的選了六七盤,吃起來好像也沒什麼不一樣,過於濃厚的味道已經掩蓋了原本食物的風味,每一盤吃起來差異都不大了。

吃完之後,小弟端上一小盤粉狀的東西,有一點八角的清香味,吃完這麼多辛辣的東西,放在嘴巴裡面稍微咀嚼的確有一點口氣清新的功能,我跟長谷川先小試了一點,接下來就很放心的大方嚼了起來。剛好隔壁的小情侶也吃飽了,跟我們一樣有一盤粉狀的小東西可以咀嚼,接下來的畫面就有點驚悚了…

小情侶把一張爛到不能在爛的鈔票當作小費,放在盤子裡,小弟來收桌子的時候順手把鈔票放進口袋,然後,剩下的粉狀小盤,就跟另一桌吃剩的,再裝成一盤,送到別桌去。

我跟長谷川對望了一下,深呼吸之後,默默的走出nirob hotel,只能說,選擇遺忘也是一種智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