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達卡住的飯店非常的友善,第一天抵達的時候,櫃檯小姐擔心我們無法適應孟加拉各種光怪陸離,只讓我們付第一天的房錢,第二天我們打算出門的時候,這間飯店上上下下,無論是小弟還是經理,更是對我們展現無微不致的關懷,到了一種神經質的程度。

我們打算去Sonargan,離達卡有一段距離,但公車十分便利,基本上就是一個輕鬆一日遊的概念。我們查好資料,請飯店櫃檯小姐幫我們在紙上寫當地的文字,到公車站再問人也就不難了;這基本上就是我們出外旅行的日常,語言完全稱不上是障礙。

想不到,櫃檯小姐一陣臉色凝重,跟旁邊三個人低聲談話了起來。身旁看起來有點壯壯的先生跟我們自我介紹後,請我們到飯店的大廳沙發上坐下。

「咳咳!嗯!很冒昧的請問兩位,是要到Sonargan嗎?」看起來應該是經理的傢伙先走到我們的對面,接著也坐在沙發上,非常慎重的問我們。

「是啊!怎麼了嗎?那一區封起來不能去了?」長谷川戲謔的口氣有點在嘲笑他。

「不不不,只是想請問,剛剛聽你們說,是想坐公車去嗎?」

「不可以嗎?」長谷川都快要笑出來了。

「這這….我們國家的公車,可能跟你們國家有些不同…怕有風險….」經理支支嗚嗚的說不清楚,但一說到「風險」,簡直直接搓中我的職業敏感度,到底是有多恐怖,可以用到「風險」這個字?

「不如這樣,我幫你叫輛計程車吧!」隔壁原本站得挺挺的小弟趕緊過來一起道德勸說,連櫃檯小姐也坐到我們對面的沙發上,負責拿行李的門房小弟也湊了過來,真搞不清楚這四個人到底在認真什麼。只能說孟加拉真的是勞力豐沛的國家,一件小事值得四個人這麼專注的處理。

「這距離有點遠,計程車也要坐一個小時以上吧?太不划算了!」我說。其實心理介意的不是要花多少錢,根本就是人家越說不能做的事情就越想去做,說穿了就是一個欠揍的心態。

「就這樣決定了吧!在不出發怕搭不上早上的公車了!」長谷川直接從沙發上起身準備往門口走,飯店這四個人也零時差的跟著站起來,肢體動作完全一模一樣,沒有當場笑出來真的是因為我演技太好。

就當我跟長谷川率性的叫了人力車前往公車站,回頭一看經理跟小弟先是交頭接耳了一下,之後居然也叫了人力車苦苦的跟在我們後面。

這個畫面真的太鄉土劇了!

這兩個人真的就一路追我們到了公車站,來不及等人力車停好,就用力的跟我們揮手,比了一下告訴我們要去哪裡買車票。等我們買好車票,經理三步併作兩步跑過來遞上他飯店的名片。「有什麼問題就打這支電話!」經理跟小弟用他們最深邃的眼神目送我們上公車,還一路揮手送我們離開車站。

我跟長谷川互看了一眼,大笑出來!行走江湖這麼久以來,還沒遇過這種服務!

這簡直是像對待嬰兒一般的溫柔呵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