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onargaon坐了幾分鐘人力車之後,我們又回到Mograpara這個公車轉運站。

生活在孟加拉也有一小段時間了,從Cox’s bazar 一路到吉大港,在從吉大港用極為悲壯的速度來到首都達卡,有一件事情一直讓我百思不解…

為什麼從來沒有看過紅綠燈呢?

應該不能說完全沒看過!在吉大港的路上我們也曾經看過幾個紅綠燈,但是卻只是殘骸,徒留三個深深的黑洞,裡面什麼都沒有,任憑這些歪歪斜斜的紅綠燈屍體遮蔽原本就不怎麼清澈的天空。

無法理解的是,難道不能好好裝幾根紅綠燈拯救這個交通爛到爆炸的孟加拉嘛?

最幽默的是,這裡每個大型十字路口通常配備有交通警察,但是他們明顯都胡亂指揮,一下子全部要一邊的人停下來,一下子又要全部的人一起走,導致一條路塞死,另一條路又全部淨空,如此的結果就是讓人力車跟行人又通通走到路中間,越搞越亂。

爛尾樓跟永遠挖不完馬路,恐怕也是讓孟加拉病情加劇的原因之一。

也因為這樣,孟加拉的鄉親們能夠在各式各樣險惡的環境中生存。

他們就像傳說中的入定一般,先感覺到身體一點點逐漸消失;接著感到自己的呼吸慢慢由粗變細了;接著感覺到自己的雜念逐漸減少,消失在空氣中,完全沒有了!殊不知,他們其實就在佈滿塵土的天橋下,擺著幫人擦鞋的攤位。

除了滿天的塵土,最令人崩潰的還是那令人精神分裂的噪音了。在一大堆想靠邊又靠不了邊的公車中,要找到那台能正確載我們回達卡的公車,實在太不容易了。我跟長谷川來來回回在那條充滿坑洞的大馬路上走來走去,沒有一台可以合理判斷到底開到哪裡去,害怕一個不小心就被載到緬甸邊境當難民去了。

「好崩潰,我們到旁邊休息一下吧!」長谷川說。的確,在這種高溫高壓的環境中,體力很容易就耗盡。

我們走到一排類似騎樓的地方,有幾間小小的雜貨店,還有幾間舊書店。

「書店!太好了!老闆肯定是知書達禮啊!」猶如沙漠中的綠洲一般,書店老闆應該是方圓百里之內最能用英文溝通的人物。走過第一間舊書店,我拿出我們在達卡的地址,還沒開口老闆就害羞的跟我們揮揮手,躲進店裡。

我跟長谷川最大的優點,就是很容易振作起來。

於是我們又到了第二家舊書店。

「老闆您好!我們要回達卡,請問應該作哪一台公車呢?」長谷川甜美的問。

只看見老闆戴著厚厚的眼鏡,為了在這厚重的塵土中生存,他的口罩緊緊的蓋住口鼻。老闆點點頭,好像理解我們的問題了,打開抽屜翻動著,似乎在找什麼東西。

「這老闆一看就知道是個靠譜的人物,他應該是在找筆,要畫地圖給我們看!」長谷川低聲說。這非常合理,老闆看起來就是飽讀詩書的樣子。

想不到….老闆翻了半天,居然….

居然翻到一個銅板,遞給我們…..

這…..? 猜不透啊!

老闆是覺得我們好髒好窮好可憐,要給我們錢嗎?

老闆是以為我們是來勒索,想用抽屜的零錢打發我們嗎?

老闆!!!到底為什麼要給我們錢?

我跟長谷川狂笑不止,跟老闆道謝後,捧著很痛的肚子,歪歪扭扭的繼續往前走。孟加拉人啊!我用一輩子的時間都搞不懂你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