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孟加拉,不可避免在路上一直重複看到這位頭髮有點灰白,眼睛深邃有神的婦人,以各種不同姿態與角度出現在街上,有坐姿,有揮手,有微笑望著遠方;唯一的共同點,是那充滿自信的眼神。這,簡直是造神運動。

她是謝赫·哈希納。

有的時候她出現的型態是跟一位戴著眼鏡,留著紳士鬍的男士並排出現,這個人不是別人,是孟加拉第一任總統謝赫·穆吉布·拉赫曼,他是孟加拉的國父,也是謝赫·哈希納的爸爸。

沒錯,這對父女黨左右了幾十年的孟加拉政治。

哈希納是一位充滿爭議的人物。有些人說她是「人道之母」,給予緬甸洛興雅(Rohingya)難民庇護,拯救貧窮的孟加拉,在這十年來為本地帶來前所未有的經濟成長。但,也有人對她的政治手段退避三舍,說她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獨裁者,只要是反對她的人,大部分的下場都是被關進大牢。

四十幾年前,哈希納的父親當時是孟加拉第一任總統,在首都達卡的一次政變中,哈希納的父親、母親、兄弟及其他親友等一共15人,被抄家滅門,哈希納當時在德國,死裡逃生。之後的哈希納狹著父親遺留下來的勢力,出任人民聯盟主席展開鬥爭。1996年哈希納首次贏得大選,出任孟加拉國總理,與當時的卡莉達·齊亞(Khaleda Zia)所領導的民族主義黨輪流執政。當然,這位齊亞女士也是大有來頭;她是已故前總統齊亞·拉赫曼的遺孀。

一位是前總統的女兒,一位是前總統的遺孀,哈希納與齊亞這兩位政治界的女性領導人,很快就撕破臉,展開長達30年的政治對抗;手段強硬的哈希納指控對手貪汙,把她壓入大牢。

貪汙?在孟加拉說到貪汙,每個人都會會心一笑吧!

孟加拉在2018年底舉行了全國大選,即便齊亞這位宿敵早已鋃鐺入獄,沒有任何威脅性,尋求連任的哈希納表面上說為防範選舉暴力衝突,下令出動60萬軍警維持治安,更離譜的是關閉4G及3G網絡長達37個小時,全國幾乎處於封閉的世界,沒有言論自由。選舉的結果完全按照劇本進行,超過七十歲的哈希納四度連任。

孟加拉這個世俗的伊斯蘭教社會,表面上女性只能待在家裡養養孩子,連外面的店員都輪不到女人來做;但從政治歷程來看,哈希納與齊亞這兩位政治界的女性領導人執政期間,就已經佔了孟加拉建國以來一半的時間了!

原來,孟加拉的女人,心理想的是「店員你來做!老娘要當總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