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加拉的最後一天,我們一如往常的坐著人力車到巷弄裡亂吃當地的街頭美食,也越來越享受路上的孟加拉鄉親對我們投注的異樣眼光。

「嗨!大家早啊!」長谷川一副就是公主出巡的姿態,從人力車上跟大家揮手,簡直是厚顏無恥。不過玩了兩三趟之後,我也開始掌握了出巡的樂趣與快感!只要我們對他們揮手微笑,他們前一秒會有點害羞,接下來就會放下手邊的工作對我們展開熱情的笑容,尤其是孩子們,可愛極了!

「當年蒙巴頓伯爵一家人應該就是這個感覺吧!」長谷川一邊揮手,一邊不要臉的陶醉著。蒙巴頓伯爵是大英國協派來最後一任的印度總督,當時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地都還是同一個次大陸,也就是同為一個印度地區。蒙巴頓伯爵除了高富帥之外,還是伊莉莎白女皇的舅舅,可以說是檔次相當高的貴族;他提出的「蒙巴頓方案」,對於南亞土地的切割與劃分,直至今日依舊深深地影響著。

人力車載著我們到孟加拉的國會大廈,遠遠的,看到一個粗重的水泥建築聳立在一大片草地的中間,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違合感,太空船降落在地球應該就是這樣的一幅景象。這是美國建築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給亞洲的禮物。

有人說路易斯康不只是建築師,更是位哲學家;有人說路易斯康跟柯比意齊名;有人說路易斯康簡直是瘋子。我覺得路易斯康對大部分人來說只有一個訊息,就是難以理解。或許連他自己都還在摸索自己的道路吧!56歲才以賓大理察斯醫學研究大樓成名,73歲從當時的印度(現在的孟加拉國會大廈)勘察基地後返美,就心臟病發猝逝於紐約賓州車站的洗手間。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節奏;路易斯康年過半百才領悟出他要的風格。他認為建築只有在變成廢墟的狀態,才得以真正顯露出本質,因此,不需要在混凝土表面的縫隙加以修飾,才能保留材料本身最真的狀態。我們看到的孟加拉國會大廈用巨大的圓形、半圓形和三角形等基本的幾何樣式,粗礦地勾勒出線條,用一種超越時空的設計感來強調永恆。

這種古希臘羅馬式的科技感,不確定有多少人可以真正欣賞,但確定的是,從孟加拉國會大廈外面空地上的攤販數量來判斷,這裡絕對是達卡市民重要的集會場所!

這個是一個多麼可愛的國家!如果有人問我孟加拉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會說…

一份報紙貼在牆上大家一起看的孟加拉

大男人自在地手牽著手、肚子碰著肚子的孟加拉

完全沒有賣沒有明信片、沒有賣紀念品的孟加拉

小弟顧水果攤,卻自己拼命吃的孟加拉

在路邊問個路,圍觀的人比回答問題的人還多的孟加拉

整個機場都是蚊香味的孟加拉

去Lounge休息時,小弟直接在門口發滅蚊拍的孟加拉

這些點點滴滴,無論何時想起來,嘴角都還掛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