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家推門進去的那一剎那,我看到角落有一個東西,嚇得我全身血液幾乎是停止流動了。

「我跟你說!我剛剛回家看到家裡有個東西…有個東西…」我嚇得顫抖,趕快打給長谷川。

「什麼東西這麼恐怖?」長谷川的聲音聽起來很遙遠,背景音樂快要壓過她的聲音,肯定是在某個派對當中。「什麼東西這麼恐怖?活的嗎?」

「不…不是….」我依然在強烈的震驚當中。

「什麼啦!靠!你激起我的好奇心了!骨灰罈喔?還是凶器?」

「不是….」

「很煩耶!你快講啦!還是阿陶活膩了?留下遺書?」長谷川真的是很暗黑的人。

然後,我很慎重的告訴長谷川,我在家發現了什麼。

「喔靠!這麼屌!你不要動!等我,我馬上過去找妳!」長谷川果真20分鐘後就站在我家門口,全身上下都是歌德式的造型,肩膀上還停了一隻假蝙蝠,在這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出現,死人都會被她嚇醒!

我們戰戰兢兢的慢慢走向靜置在角落的這個東西,長谷川就像來到命案現場一般,仔仔細細的端詳著,一個細節沒有放過。

「這個東西是誰放的?」長谷川用手強壓著自己的心臟說道,我們兩個幾乎是互相攙扶著,走到沙發去坐好。

「不是妳,也不是我,應該也不可能是我哥,他技術上沒有這個需求…」我說。「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阿陶了!」

我們兩個人都靜默了,定睛看著角落的這個–嬰兒床。

「妳有聽說他有女朋友嗎?」長谷川問我,我聳聳肩。阿陶這種人,就跟不會開的蛤蜊一樣,交了女友也不會告訴我們。

「是說這年頭,也不需要交女朋友才能生小孩,幾個shot下去就可以了!」長谷川自以為有道理,開始自問自答起來。

「喔靠!這是大消息耶!天啊!以後我們就有小朋友可以玩了!」長谷川已經從疑惑轉為震驚,震驚又轉為興奮,現在整個人呈現非常亢奮的狀態。

「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長谷川停不下來。「這個嬰兒床是粉紅色,肯定是女孩!長谷川阿姨一定會好好教他!」

如果我們之間真的有人生了小孩,第一件事情不是報戶口,是趕快隔離長谷川!

看著角落的嬰兒床,心中有無限多種情緒向海浪一般來回洗刷著。

阿陶真的要當爸爸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