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大家都到齊了!可以叫阿陶過來了!」這個週末我們打算把事情問個水落石出。長谷川準備了兩打啤酒、一瓶高粱,還有一桶爆米花,桌上放得滿滿的。

「這什麼組合?啤酒配高粱?高粱配爆米花?」我哥拿起一顆爆米花放到嘴裡,表情十分疑惑。

「笨耶你們!啤酒跟爆米花當然是我們在旁邊看熱鬧的人吃的,高粱留給阿陶等一下真情告白用的,懂不懂啊!」只能說,長谷川想得十分周延。

過了半小時我們的主角終於姍姍來遲,看到我們全員到齊,顯得非常驚訝。「你們怎麼都在?今天有特別的聚會啊?」阿陶抓抓頭,有點不太自在。

「陶先生您先請坐!」長谷川把最大的沙發讓給阿陶,壓著他的肩膀讓他好好的坐著。然後我們每個人就圍在阿陶的前面,跟他對坐。

長谷川先深呼吸一口氣,身體微微向前傾,雙手握住阿陶的手,非常溫柔的看著他。

「親愛的,你…最近還好嗎?人生的道路上是不是有遇到什麼困難?」長谷川的溫柔是會令人毛骨悚然的。

阿陶好像被電到一樣,往後彈了好遠。長谷川跟阿陶,就像光譜的左右兩端,阿陶永遠都不是長谷川的對手。這樣的拷問真的太冗長了,我決定給阿陶一個痛快!

「可以說了吧你!到底跟誰生了小孩?」

這時候出現了一個尷尬的空白,感覺上好像過了一個小時一般,這幾秒鐘像刀子,無情的凌虐著我們。

「兄弟!乾了吧!」長谷川倒了一杯高粱放在阿陶手裡。「喝下去應該比較舒服…」

「喔!那個啊!」阿陶轉頭看了一下角落的嬰兒床,又停頓了一下。

「是毛怪他媽媽生了弟弟!」

當下我只覺得頭有點昏,「毛怪他媽生了弟弟…毛怪他媽生了弟弟…毛怪他媽生了弟弟..」覺得這句話一直在空氣中來回擺盪著,突然間我察覺自己笑了出來,不想承認,但卻有一股想要擁抱阿陶的衝動。

「弟弟?怎麼可能?嬰兒床是粉紅色的耶!」長谷川大叫。真不知道這傢伙重點到底在哪裡!

「粉紅色是哪裡不對?男生不能用粉紅色嗎?誰規定的?」我哥耐不住沉默,立即為這種性別歧視辯護了起來。我哥的重點也不知道在哪裡。

這兩個焦點很容易被模糊的傢伙就開始為了男寶寶能不能睡粉紅色的嬰兒床這件事情爭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