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公司最菜的小妹,就必須有一個認知–要做別人不想做的事,要去別人不想去的地方。

「南非?」我聽到這兩個字,用盡所有的努力壓抑心中的興奮。

「是啊!我實在也不想讓大家覺得我們在欺負新人,不過…新人原本就是該磨練嘛!我想妳可以理解的!」Benlinda虛情假意的跟我解釋這些,不管她說什麼,其實我心知肚明,南非治安極差,愛滋病盛行,說什麼也不可能讓我其他的貴婦同事去。這種爛缺,當然就是落在我頭上。

但,我幾乎興奮的想尖叫了!南非!南非耶!

出發南非之前,最基本的就是辦好南非簽證。

廢話?這有什麼好說的?

特別的地方就在於,南非簽證之龜龜毛毛,絕對不是其他國家可以比得上的。

首先,南非簽證一定要本人去辦,無論是公務出差、跟團旅遊,一律都要本人親自辦理。所以,就算你住在花蓮,也一樣要本人來台北一趟。

再來,辦理南非簽證一定要預約。辦理南非簽證跟去吃米其林三星一樣,一定要事先打電話預約,預約完成簽證人員會給一個號碼,如果預約當天人數已經超過了,抱歉!那就只好排別的日期了。

接下來,就是文件準備的部份。一般來說簽證辦事處都會提供需要填寫的表格,但南非辦事處沒有!所有的表格都是在官網上下載,洋洋灑灑十幾頁,所有的文件都要本人親自填寫,而且一定要用黑色原子筆。

如果你身上流的血液偏偏就是這麼叛逆,執意用藍色筆寫,會發生什麼事?那麼,辦事處的小姐就會很淡定的請你回去重填。重點來了,辦事處並沒有空白表格啊!所以,只好回去再從網路上重印重寫了。

其實填寫表格還是小事。

最精采的部份是,請你提供護照及舊的護照。手上這本有效護照必需有一個月以上的期限及兩頁以上的空白頁–這都很好理解,也很合理。但舊的護照呢?

不管!反正申請者必需回家找到前一本舊的護照,而且必須是正本。

這一天終於來臨了!我帶著一本小有厚度的資料夾,用一個幾乎是來求職的心情來到南非簽證辦事處。表定時間九點開門辦公的辦事處,在八點五十分的時候就已經排了大概有二十個人。

「見鬼了!這麼多人要去南非?」我心裡嘟噥著,也只好乖乖的排在隊伍後面。到了九點半,終於有一個辦事處人員走出來,我趕緊追上去問。「欸!小姐不好意思,我前幾天打電話來預約,我的號碼是第9號!」

一位五官深邃的黑人女性看了一下我。「喔!那個號碼啊!那個號碼不算,你去前面重新抽號碼牌!」

「什麼!」內心不由得響起一個晴天霹靂。預約號碼不算?那你給我號碼幹嘛?

算了,在人家的地盤也只能好好遵守人家的規定,抽就抽吧!我抽起一個26號的牌子,乖乖的坐在辦事處等。正當我拿起手機想要殺殺時間的時候,那位黑人女性拍拍的我肩膀,指了一下牆上的告示。

「禁止使用手機!」

身為一個二十一世紀庸俗的年輕人,要我等二十幾號,而且不能滑手機,這樣的漫漫長路彷彿過了二十幾年一樣。什麼事都不能做的我,觀察了四周,觀察了其他來申請簽證的人。此時此刻,完全感受到人生的滄桑。

有一個花蓮來的大學生,懷抱著理想與衝勁,想要到南非作個壯遊。一早他就搭著火車北上,能夠在九點多就到達台北,可見他清晨一早就出發了吧!然而,勤奮努力的他,依然無法順利完成南非的簽證,因為,他沒有帶舊的護照!

比回去花蓮拿護照更可歌可泣的,是一個阿伯。

阿伯可是全副武裝來的。一個牛皮紙袋裝了所有的資料–用黑色原子筆填好的表格、有效護照正本、財力證明、邀請涵、住宿證明、機票,胸有成竹的他把一大包文件遞給窗口人員,然而還是鍛羽而歸。

「舊的護照呢?」簽證人員隔著厚厚的玻璃,用麥克風問到。

「沒有啊!我沒有舊的護照,我只有這一本!」阿伯不疾不徐。

「不可能啊!你年紀這麼大!一定有舊的護照!」麥克風的聲音聽起來刺耳,指著人家鼻子說年紀大,更是刺耳。

「啊!真的沒有啊!」

「怎麼可能!回去拿舊護照,再重新打電話進來預約!」

我只能說,能夠申請到南非簽證,儼然是人生中一個了不起的成就。看著隊友一個個含著淚離開,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幸好,我一次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