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約翰尼斯堡的日子很虛幻。

虛幻的原因是因為,我明明坐了好久好久的飛機,沒有出國的感覺,反而有一點被軟禁的感覺。

從踏出機場的海關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會告訴你「要小心!要小心!要小心!」原因只有一個,約翰尼斯堡的治安是前所未有的惡名昭彰。類似的故事聽過太多,大部分的案件都是從機場就被跟上,然後一群惡霸就連同你乘坐的計程車一起洗劫,無論你是一個人還是一家人,對南非的搶劫犯來說都是家常便飯,尤其是華人更是明顯的目標!

除了防不勝防的搶案之外,約翰尼斯堡的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因為沒有人想被流彈打到!

公司幫我安排好的司機從機場大廳就把我接走,讓我完全沒有機會被別人釘上。他一路上幫我解釋在約翰尼斯堡有多麼的危險,簡單的說,如果你不幸走在路上被流彈打到,大家也只會開車從你身邊經過,沒有人會幫你叫救護車。這就是約翰尼斯堡。

「沒被搶過,就不能說自己是南非人!」我的司機是當地的黑人,身材魁武,講話有一點微微的英國腔,眼神非常堅定,看起來就是那種動作片裡面會挺身出來幫你擋子彈的那種正義人士,因此,這句話從他嘴巴說出來,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前幾天就在這條路上,有一個華人家庭自己開著車從機場出來,在停紅綠燈的時候,被兩三個人把整台車連同車上的行李,全部搶走!」

「什麼!怎麼可能?車上的人呢?」

「上面的人都被丟出車外!沒人受傷可真是幸運呢!」

「這!太離譜了吧!光天化日之下,沒有人報警嗎?警察呢?沒有當場把壞人抓起來?」

「這是一個人人自危的城市,如果你沒有保護自己,沒有人會出面救你!警察在這裡也沒有用!」

我一邊聽,一邊嚇得把頭縮到車窗下面,好擔心有人看到我的東方臉孔就從遠方的高樓用狙擊槍射殺我!這種鬼地方難怪沒有同事想來。司機很快的把我載到希爾頓飯店,非常慎重的瞪大眼睛交代我說「明天八點我會再來接妳去上班,除此之外千萬不要離開這裡!」

被他這麼一說,我坐在房間裡動都不敢動,把窗簾全部拉起來,每個幾個小時還很小心的把頭探向窗外,看外面是不是有人鬼鬼祟祟。第二天我的司機果真很準時的來接我,早上送我到客戶的大樓,下午再接我回飯店,就這樣來回接送重複了一個禮拜。

也就是說,在約翰尼斯堡,我只去了機場、飯店跟公司,三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