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普敦的治安比約翰尼斯堡好很多,至少走在路上不用擔心被流彈打到。但開普敦有另一個問題…

2018年一月,開普敦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當時政府預估,三個月內開普敦將是全世界第一個完全沒有水可以用的城市,這一天叫做「歸零日」(Day Zero)。

就像「審判日」是用來檢視人一生中的所做所為,「歸零日」也非一朝一夕發生,開普敦近年人口急速擴張,用水沒有節制,再加上受到逾百年來的最嚴重旱災及快速的氣候變遷,開普敦的卻水問題已經漸漸無法挽回,政府只好強制限水,2月1日起,民眾每人每天只能使用50公升水。

50公升是什麼?如果拿台灣人最喜歡喝的手搖杯來說,是100杯500cc的手搖杯。這100杯的水,要刷牙、要洗澡、要喝、要洗碗、要洗衣服、要居家清潔、要沖馬桶,如果家裡有養小動物的話,還要記得留一點給狗狗。當維持生命所必需的水都已經不夠的時候,更不用說工業用水,人類的生活將倒退到遠古時代。

但開普敦卻沒有真的走到「歸零日」這一天!當人們被逼到絕境的時候,真正的求生能力就開始展現了!為限制水量的使用,開普敦的機場、餐廳、賣場等地方的廁所都限制用水,但神奇的是,廁所卻一點也不髒,一點也不臭!

「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搞清楚!」長谷川從洗手間出來,硬是不肯走。我們兩個就雙手插在胸前,決定好好觀察南非人是怎麼辦到的。當缺水這件事情已經成為自己的切身之痛,每個人都能夠把公共領域當成自己的私領域一般認真對待。廁所的牆上貼著一張標語「我們都是一家人,黃色的部分留著,咖啡色的部分再沖走吧!」也就是說,馬桶的水只供大號使用,一般小號就別浪費水沖了!洗手臺的水龍頭當然也一滴水都沒有,但是有許多乾洗手可以消毒;廁所的牆壁、地板清潔當然沒辦法跟原本一樣豪邁的用水沖洗,清潔人員拿著清潔布用酒精擦拭。

很難想像,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即便是公共廁所,只要每個人都當做是自己的責任,一樣可以維持如此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