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位在南非開普敦的小角落,居然可以跟馬來西亞扯上關係,這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遠在1760年,在信號山山腳下的這個小區域,以前的名字叫做「Malay Quarter」,原因是因為這一區住著群從馬來西亞、印尼等地來南非工作的外地人,有些是自願來工作,但大部分是社會最底層的奴隸。長年被壓制的他們,過著極為不人道的生活,物質條件幾乎為零,每天都跟疾病與死亡擦身而過。

這個區域的房子有兩種風格,一種是來自歐洲的荷蘭殖民地式的建築,另一種式當時流行的,以英國三位君王:喬治一世、二世、三世命名的「喬治亞式建築」,講求平衡、對稱的建築風格中,卻住著一群從不知道什麼是公平正義的一群人。這些房子主要是租給這群奴隸,為了加以區別,所有的房子都漆成白色。直到這些奴隸被解放之後,大家為了慶祝這個自由終於被實現,索性把房子漆成各式各樣的顏色,有鵝黃色、粉紅色、亮綠色、淺紫色,你想得到的都有。

這群馬來人不僅僅帶來他們的勞力,也一併帶了他們的宗教到這個南非的角落。
奧瓦爾清真寺(Auwal Mosque)是南非第一座清真寺,也是目前最古老的清真寺。這個房子原本是由一位被解放的黑人穆斯林所有,他的女兒繼承之後原本把這裡當做倉庫,後來捐贈出來成為清真寺。這個神奇的小種子開始在這裡生根、發芽,在南非有將近七成的人信奉基督新教,卻還有非常少部分的回教徒,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

如果宗教可以在這裡生根,那食物就更容易打動人心了!

這裡轉角的小舖裡,除了有好喝的南非咖啡之外,還有一些混搭到一個難分難捨的小點心,例如咖哩角(samoosas)以及神妙的油炸粗麵(slangetjies)。這些食物無論是聽起來、看起來、還是吃起來,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空間感– 閉上眼睛搖一下腦袋,認真想一下自己到底在哪裡?

這種從馬來人手中接過,吃得滿口咖哩味之後,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南非的經驗,恐怕是絕無僅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