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he Victoria & Alfred (V&A) Waterfront 有一個安靜的角落,稱作諾貝爾廣場,上面有四個很特別的銅像。特別之處在於,這四個人被用一種類似公仔的方式呈現,頭跟身體的比例有一點詼諧的感覺,不是像國父銅像那種嚴峻的氣質,但,這四位人物所代表的是用血和汗換來的,一個時代的劇變。

這四個人的共同點是,他們都為了打破種族隔離政策而奮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們分別是艾伯特·盧圖利(Albert Lutuli)、戴斯蒙·圖圖(Desmond Tutu)、曼德拉(Nelson Mandela)及戴克拉克(FW de Klerk)、。

盧圖利是這四個人當中最早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同時也是歐美人士以外的第一人。他曾任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ANC)黨主席,領導黑人反對南非白人政府的鬥爭,他因主張用非暴力的方式反對種族隔離制度。

戴斯蒙·圖圖–他曾經來過台灣訪問,也曾經跟達賴喇嘛對談;他是一位耐心的長者,充滿幽默智慧的談吐,脖子上永遠一個又大又亮的耶穌聖像。戴斯蒙·圖圖在一直以來都是白人主導的南非開普敦的聖公會擔任大主教,致力於廢除種族隔離政策,曼德拉當選總統之後,任命他領導「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設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主要是為了處理南非長期以來因為種族隔離制度造成的歷史傷痕,既然傷害已經造成,如果無法原諒也無法遺忘,就讓大家勇敢的自己看到的事實吧!委員會就是負責調查各種嚴重侵犯人權事件的真相,圖圖大主教自己說的,這個委員會不是一個法庭,而是一個舞台,讓受害者,甚至加害者都有說出真相的權力。

曼德拉是勇於衝撞制度的奮鬥者,但如果沒有戴克拉克,也不會有今天的南非,他絕對是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的推手。戴克拉克擔任總統之後改變當時執政的國民黨(National Party, NP)政策,與以黑人為主的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ANC)進行民主協商,同時幫助非洲人國民大會從非法組織轉型合法化,於1990年釋放已經被囚禁27年的曼德拉並宣布解嚴,隔年宣布廢止種族隔離制度。或許有人覺得戴克拉克只是順應局勢,畢竟南非國內黑人與白人間的衝突已經幾乎變成內戰,國外的支持者甚至在倫敦的露天體育場舉行了一場音樂會,慶祝曼德拉的生日,並要求南非當局釋放曼德拉。

但畢竟南非是一個用各種手段把極端民族主義合法化的國家。

戴克拉克要面對國內右派白人的強烈反對,這一步在歷史上是英雄還是罪人,可以想像他可是賭上一輩子所累積的成就。在釋放曼德拉之前,他告訴曼德拉,在約翰尼斯堡會有一個宣布釋放的儀式,但曼德拉告訴戴克拉克,他只想自己走出去,不承認他的自由是任何人所賦予,尤其不是戴克拉克所賦予。戴克拉克同意了!他讓這個幾十年來南非白人政府最痛恨的人物自己走向自由之路,接受黑人同胞的歡呼,這種度量在後人的心中絕對是留下高度的評價。

清甜的海風吹拂在這四個銅像上,海鷗想都沒想,就肆意停在他們頭頂,嬉笑的遊客們圍著他們合照。

別忘了,這麼舒服的日子,是他們用一輩子的奮鬥換來的。

真正的自由,是毫無恐懼的面對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