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想像嗎?一支鉛筆可以左右你的一生?

在南非種族隔離時代,依照「人口登記法」規定,南非的每個居民都應根據其種族特徵進行分類和登記,這些特徵包含頭髮的卷度,鼻子的寬度,嘴唇的厚度和膚色等等。鼻子的寬度、嘴唇的厚度都可以用工具加以測量,皮膚的顏色也可以用色卡作為標準,但頭髮的卷度呢?

這時候的南非政府想出一個既有創意又方便的方法!把鉛筆插在頭髮上,如果鉛筆掉了,表示通過測試;但,如果鉛筆被輕輕卡在頭髮間呢?那就表示你有一頭「非洲質地髮」(Afro-textured hair),很抱歉,你是黑人!

終於有一天,離奇的事情發生了!有一個名叫Sandra Laing的女孩,天生一頭捲得要命的頭髮,皮膚又非常的黝黑,當然是無法通過鉛筆測試法,但她的父母跟兄弟姊妹都是道地的白人,這該怎麼辦呢?

如果是用我們現在的嗜血文化來看,很容易用一句很簡單的話就作下結論–那小孩不是親生的。

然而經過鑑定,這個黑人小孩的確是這對白人父母親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原因是因為這對白人夫妻的祖先是黑人。Sandra 從小被當成白人小孩養,念的也是白人學校,直到她十歲那一年,同學的家長向學校抗議不可以讓有色人上純白人學校,校方也只好因為她越來越像黑人的外表,而開除了她,教育部也下達命令將她的膚色改為「有色」。她的父母開始提出一連串的訴訟,要求把這個外表跟黑人一樣的孩子登記為白人。終於經過幾年的爭取,Sandra 被登記回白人,可以上白人的學校,坐白人的椅子,進出白人的餐廳。

幾年候Sandra長大了,儘管她可以享有這些白人才有的特權,但心理上還是覺得跟黑人親近一些,最後,最不被這個社會所容許的事情發生了。

Sandra 愛上了一個黑人。

這是一個不同種族通姦就必須施以嚴刑的時代,為了和黑人結婚,Sandra自己向法院申請將種族改為「黑色」,因為她當時只有十六歲,改變種族必須經過父親簽字。Sandra 的父母親完全無法接受,毅然決然跟她斷絕關係,最後連她的哥哥都拒絕跟他說話。接下來的Sandra命運多舛,沒有了家庭的保護,沒有完成教育,再加上黑人的外表,她只能四處打零工,居無定所,跟不同的男人生了幾個小孩,幾乎就是在社會的最底層。

一個可悲的時代,創造出一群可悲的人物。種族隔離政策已經早就廢除,但事實上種族歧視依然每天發生著,只是我們已經快習以為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