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連串內心的小劇場後,我們一致認為人生不過就這麼一回事,高風險自然會有高報酬, 為了傳說中的桌山,衝一發絕對是值得的。

我們就直奔water front的遊客中心。

「請問今天桌山纜車有開放嘛?」我跟長谷川伸長了脖子,好像兩隻狐獴一樣,期待著我們想聽到的那個答案。

一個胖胖的黑人婦女用很讚嘆的表情對著我們笑。

「親愛的!妳們運氣太好了!今天纜車有開放!」胖胖指著後面的背板,一一說明了今天的預計風速、氣溫與能見度,看起來都是「good」「warm」「light」這樣的形容詞,肯定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要前往桌山國家公園,最方便的方式,就是搭乘Hop on Hop off觀光巴士,它會直接停靠在桌山纜車站口。

一到了門口,簡直是不得了,原來大家的策略都是一樣的啊!原本以為早上起床看到下雨,這些傻傻的遊客就會自動安排去別的景點,不!大家都這麼勇敢的衝上山了!不過好在排隊的人潮還是比大晴天來得少很多,大家在綿綿細雨中磨蹭了四十分鐘之後,終於可以坐上纜車了!

桌山的纜車十分先進,據說是跟瑞士鐵力士山同一等級,360度的全景觀可以飽覽整個開普敦的風景。纜車的門一打開,一個廣闊的大景就這麼在眼前爆開來,說這是上帝的餐桌一點都不為過,也只有上帝能創作出這樣的震撼。

但,讚嘆美景的心情大約只維持了三分鐘。

因為,我的老天,這裡…..這裡…..

實在是太冷了!

什麼「good」「warm」「light」,桌山上的風簡直跟美工刀一樣,大約只有三度的氣溫,即便是沾上一點點燦爛的陽光,還是冷得連話都講不清楚。硬撐了一下下,終於忍不著躲到旁邊的咖啡小山屋。

「這些人…到底哪來的啊?」推開門,簡直是嚇傻了。咖啡小山屋裡的人潮大概跟台北101跨年差不多,每個人都搶著進來取暖,有些帶著小朋友上山的人乾脆就在這裡的禮品店大肆採購了起來,反正帶著桌山的鑰匙圈回去就好,買完就可以下山了。

明明就吃了很豐盛的早餐,我跟長谷川還是窩在咖啡小山屋的火爐旁邊,吃起了Pizza,原本以為吃了一片就可以儲存足夠的熱能衝出去,但吃了第二片之後還是覺得欠缺一些決心,後來又不爭氣的補上一杯熱咖啡,大喊「一、二、三」之後,才鼓起勇氣推開那個裡外溫差大約有15度的玻璃門。

桌上山能走的腹地非常大,因長年的大風吹拂,上面的岩石與植披都相當有特色。很幸運的是,走著走著天氣居然好了起來,太陽出來了,整個畫面像photoshop加了飽和效果一樣,美得不得了。

一路上還看到一些年少輕狂的朋友們帶著女生上來看風景,自己只穿了一條海灘褲。這些少男朋友的心情是複雜的,表情是扭曲的,內心是掙扎的;我相信那句「親愛的,其實我腿好冷!」應該流連在口中多時,一直在反覆思索要不要說出來,說出來女孩就笑出來的怎麼辦?裡子重要還是面子重要,我想這應該是這些年輕朋友人生中很重要的課題。

山上的天氣就像舊約聖經所描述的上帝一樣,多變也易怒。等我跟長谷川咬著牙走一大圈之後,居然開始起了大霧,過了兩分鐘後吹起一陣亂風,霧又魔術般的散去,這些巨大的天候變化,在上帝的手掌心中把玩著,人們就是這麼微小,這麼微小,這麼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