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莫非定律,在Wiki上的定義是這樣的。

莫非定律英語:Murphy’s Law),又譯為摩菲定律,具體內容是「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指的是任何一個事件,只要具有大於零的機率,就可確定它終有一天會發生。莫非定律的原句是:如果有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種選擇方式將導致災難,則必定有人會做出這種選擇。在科學和演算法方面,與英文所謂的「worst-case scenario(最惡劣的情況)」同義,數學上用大O符號來表示。例如,對插入排序來說,最惡劣的情形即是要排序的陣列完全倒置,必須進行 n*(n-1) 次的置換才能完成排序。在實驗上,證明了最惡劣的情況不會發生,並不代表比它輕微的情形就不可能,除非能夠很有信心的推論事件的概率分布是線型的。在文化方面,它就代表著一種近似反諷的幽默,當作對日常生活中不滿的排解。

套用在我目前面臨的窘境來說,可以這麼解釋。

我痛恨小孩,不過沒有關係,只要我謹慎評估婚姻跟慎重考慮生小孩,我可以讓自己有極大的機率不要落入痛恨自己生活的困境。但,莫非定律卻一棒把我打醒– 人算不如天算,妳的朋友會莫名其妙抱一個小孩到妳家給妳養。

這太瘋狂了。我曾經做過最恐怖的惡夢也沒這麼恐怖。

我不是聖人,也沒打算作什麼慈善家,我只是社會這個巨大無情的機器中,最世俗不過的小螺絲。阿陶要我幫的這個忙,我一點都不想理會。

「就幾個禮拜而已嘛!」阿陶一直拜託我。

「我的人生可是分秒必爭耶!」我沒有唬爛,我是一個坐公車都要背單字的人。

「反正妳晚上也不睡覺啊!」阿陶不放過我。

「老娘晚上睡不睡要你管?我的時間是拿來喝紅酒看春上村樹的,不是拿來弄什麼奶瓶尿布!」我沒有虎懶,我正在看1Q84,三大本厚厚的,這可要花很多時間!

「書可以改天再看啊!又不會跑掉!小孩的成長只有一次。」阿陶說道。如果我是青豆的話,我一定殺了這個傢伙。

所有的人都假裝沒有聽到我的萬般不願意,留了一個小孩在我家就跑掉了,這些人肯定是吃定我不會真的把小孩拿去丟了。毛怪的弟弟彷彿知道自己的坎坷命運,如果把一個暴躁的阿姨惹毛了,絕對沒有好處;因此,他總是小心翼翼,小心的張開眼睛看看四周有沒有人,小心的哭一下下就繼續睡覺。就連尿布濕了也相當會忍耐,這孩子個性應該很客氣。

喝奶更是不拖泥帶水,120cc的母奶裝在奶瓶裡餵他,稀哩呼嚕一口氣就喝光光了,喝完露出一個滿足的表情,就繼續睡。這整個流程真的跟養小動物有點像。到了早上他會跟著我的鬧鐘一起哭哭,提醒我要起床上班了,接著就會安靜的等著阿陶來接班,天亮以後就不甘我的事了。

在上班的路上我一直反覆的想著這件事情。莫非定律:在文化方面,它就代表著一種近似反諷的幽默,當作對日常生活中不滿的排解。

沒錯,這真的是反諷的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