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睡了一下,清晨四點的鬧鐘就響了,一直之間虛實無法分別,看了一下隔壁不是稀哩呼嚕,而是睡得稀哩呼嚕的長谷川。

原來我在深不見底的亞洲內陸醒來,這一切太不真實。

司機很準時的來接我們,清晨機場的氣氛比昨天晚上那個動不動就要把你壓入大牢的氣氛好一點,幾個打掃的阿桑互相聊天,在原本冷冰的機場增加了一點溫度。

從塔什干到希瓦,如果不想選擇動不動就誤點五小時以上的火車,或者顛沛流離,耗時七八小時的共乘計程車,最保險的方式就是花點錢,從塔什干坐飛機到烏爾根奇(Urgench)。說這是最保險的方法也有點牽強,因為烏茲別克的內陸航線能坐到最好的,也只有烏茲別克航空,而這家航空公司卻又是惡名昭彰的惡意取消、超賣機位跟飛安問題。

烏茲別克航空看來是各種爛方法下唯一一條活路。

「這是機長廣播,我們即將降落烏爾根奇機場!」飛機開始緩緩的下降,原本還在補眠的我們瞬間感受到整個機艙燃起了一陣不安。原本大聲聊天的大嬸突然安靜了下來,剛剛堵在走到中間聊天的小弟們也安份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似乎,大家都在等待些什麼。

果然,等到飛機下降到一個高度,開始可以看得到地面的時候,現場烏茲別克的朋友們都開始鼓譟了起來,等到飛機接觸到地面開始滑行的那一剎那,整個機艙的人都等不及飛機停下來,凝聚的情緒開始爆發,所有的人都拉開安全帶開始大聲鼓掌叫好!

「我剛剛錯過什麼了嗎?」剛睡醒的長谷川被眼前這幕搞得莫名其妙。

「對!妳錯過了!」我一邊拿背包,一邊對著長谷川說。

「什麼什麼?我錯過什麼?」長谷川開始著急起來。

「妳錯過了烏茲別克人重新體驗生命價值的感動!」

如果有一間航空公司安全降落可以讓機上旅客用嘉年華式的方式慶祝,真不知道該說是成功還是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