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曼王朝」之後經過一場又一場的混戰,喀喇汗國在西元10世紀夷平了薩曼王朝,開啟了另一個黃金時代,比起希瓦又矮又胖的短尖塔(Kalta-minor),高達46公尺的卡隆宣禮塔可就體面多了。

終於這些所有恩恩怨怨全部被蒙古帝國收拾起來,到了14世紀由帖木兒建立的帖木兒帝國統治。帖木兒帝國征服了東察合台汗國、花剌子模、美索不達米亞、小亞細亞等地區,並與鄂圖曼帝國交戰,企圖復興蒙古帝國的霸業,但最後因帖木兒於東征中國明朝的期間逝世,帝國大業被迫中斷。

這時候北方興起了一個新的勢力–昔班尼(Shaybanids)。昔班尼可不是什麼隨隨便便的老粗,若說到血統純正這件事情,帖木兒這個冒牌貨可就完全比不上了,昔班尼可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子孫,他跟他的大兒子「拔都」後來建立了「金帳汗國」,在布哈拉這個地方被蒙古帝國幾乎夷為平地後,今天我們可以看得到的那一大堆清真寺和經學院大都是昔班尼時代留下來的。

「這裡我們是不是來過?」長谷川問。

「沒有吧?我們剛剛是繞左邊走不是嗎?」其實我也沒多大把握。

「真的嗎?你確定?我們是不是走到平行時空了?」長谷川壓著我的肩膀用力的搖。

我沒辦法分辨,而且頭非常的痛。的確,來到烏茲別克最困擾的事情就是,這所有的建築物都長得太像了!撇開顏色幾乎一模一樣以外,配置與規格也都很難分辨,功能上也大同小異,除了有些經學院晚上會變成夜市以外,其他大多數都八九成一樣。

人類不但腦容量有限的,耐心更是彌足珍貴,為了保持波斯文化的胃口,適當的抽離出來絕對是必要的。長谷川於是拉著我往傳統市場跑去。

「哇!新鮮的石榴汁!石榴在台灣可不便宜啊!」我開心得不得了!這玩意兒在台灣不便宜,但在中亞就是個隨便拿來榨汁解渴的水果,地位彷彿我們的柳丁。烏茲別克的傳統市場非常乾淨,地上一點油汙都沒有,空氣也沒有奇怪味道,他們對待石榴如此的隨意,但是對蘋果可是非常的高規格,他們喜歡把蘋果擺成一圈一圈的,這種比排骨牌還要困難的手工,保守估計大概凌晨三點就要起床了。

然後我們又走到一個攤位,不,不是一個,是一堆。他們賣的東西看起來有點眼熟,就是一顆一顆白白的東西,非常神似我們的湯圓或是元宵之類的東西。但,詭異的是,老闆居然伸手拿了兩個請我們吃。

「不要騙我了!難道烏茲別克的湯圓可以生吃?」老闆一番好意,但是我卻無法抑制我懷疑人生的眼神。

另外一個攤位怕生意被搶走,也塞了兩個在長谷川手上。

於是乎兩個錯愕了靈魂就站在路中間,右手都拿了兩顆生的湯圓,手舉在半空中不知道下一步在哪裡。

「吃啊!吃啊!」老闆不會說英文,但吃東西這種國際通用的語言絕對錯不了。

「少來!生吃湯圓你騙我!當我是笨蛋西方人嗎?」我嘴巴一直嘟噥著,一邊做了一個「你先吃」的手勢。

說時遲那時快,老闆一口就把生湯圓吃下去。

「好樣的!」我睜大了眼睛,確定沒有看錯。

我跟長谷川環視了一下,確定沒有什麼奇怪的youtuber在旁邊跟拍觀光客被騙生吃湯圓的糗態,然後就真的剝了一小塊,放在口中。

「這…不是湯圓!」太驚訝了!

「真的!不是湯圓!」這太苦惱了!但,這到底是什麼?

「完全吃不出來!也沒什麼特別味道!到底是什麼?」老闆看我們驚恐的表情,開心得大笑,然後非常熱情的講了一大堆我們聽不懂的話。我們怎麼想,也想不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然後我們懷著,好像一個好萊塢明星的名字一直想不起來的那種悵惘的心情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