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中亞的火藥庫,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烏茲別克」的鄰居「吉爾吉斯」就是一個例子。吉爾吉斯在五年內發生了兩次流血革命,兩次的結果都是推翻了他們的總統,當時街頭巷尾的傳言就是,到底是什麼樣的絕望可以讓這些手無吋鐵的老百姓與孩子們一無反顧的直接衝撞政府?

有別於吉爾吉斯的動盪,烏茲別克強人總統伊斯蘭·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看在眼裡,恐怕是笑在心裡。要鞏固自己的權力,除了絕對的極權,再也沒有別的方法了!在這方面,很遺憾的,歷史證明他是對的。從俄羅斯革命的手中解放的烏茲別克,就只有這位總統,這個強人政權一直維繫到他78歲腦溢血過世後才結束,掌政27年,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

卡里莫夫向來以冷血殘暴著稱,他活烹他的政敵,屠殺他的人民,比沙皇還像沙皇。

2005年的安集延屠殺事件,烏茲別克政府對抗議的民眾開火掃射,國外媒體報導死傷人數從數百人到五千人不等,官方統計數據卻只有187人。抗議民眾攻破了監獄,就像烏茲別克版的巴士底獄一般,憤怒的民眾衝入惡名昭彰、象徵政府強權的監獄,一時間這個原本安靜的農村小鎮變成血腥混亂的戰場。

卡里莫夫的接班人一定也不能是普通的讀書人,必須要有一等一的政治手腕才能在獨裁這條路上,行得正,站得穩;野心、狡猾、暴力,缺一不可。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直接繼承這個恐怖DNA的古莉娜拉(Gulnara Karimova)–他的女兒。

古莉娜拉憑良心說,外表十分美艷,因此,除了繼承大屠殺的事業之外,她更想進軍演藝圈。雖然已經年過40,但她還是取了個少女般的藝名,叫做「咕咕莎」(GooGooSha)。咕咕莎阿姨憑著比黑道更硬的後台,2006年發表首支音樂錄影帶,同年也發行首張英文專輯,沒隔多久就公開宣布她的專輯在Billboard舞曲類別衝上第5名,還上了CNN,但鄉民們卻查無紀錄。除了音樂天份之外,咕咕莎阿姨擁有烏茲別克世界經濟與外交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曾任駐西班牙大使,她同時也是教授、服飾設計師及慈善家,除了才華洋溢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就是說,咕咕莎喜歡什麼,她爸爸都會買給她。

原本全世界都在等著這位擁有完美人生的咕咕莎阿姨擔任烏茲別克掌權人,但她卻被維基解密網站指控插手瑞士控股公司Zeromax,最後因為多個賄絡及洗錢罪名而被監禁。賄絡跟洗錢在烏茲別克當然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在一次次的黑暗的角力當中翻船,要比誰比較惡毒,一山還有一山高。

1991年9月烏茲別克斯坦宣布獨立後,塔什干原本的「列寧廣場」更名為「獨立廣場」。列寧老大哥的紀念碑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浮誇到不行的銀色大牌樓,上面有三烏茲別克的國鳥圍繞著一顆地球,還有一個巨大的地球儀座,前面放著一個正在哺育嬰兒的女性雕像。

這些象徵著自由、獨立、未來、希望與全球化的元素,在這個獨裁者的土地上,看來特別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