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干跟其他烏茲別克城市一樣,也有蜿蜒的舊城區,有莊嚴的百年清真寺,有斑駁的碉堡。但,塔什干最大的特色都不是這些,塔什干最令人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的,是馬戲團風格。

饒富特色的馬戲團風格之一,是大家最愛的帖木兒博物館。烏茲別克在1991年獨立後,國家領導十分重視民族精神和文化遺產,集軍閥、政治家、科學家、商業巨擘、教育人士、藝術家於一身的帖木兒就成為時代的偶像。卡里莫夫總統鼓勵大家擁抱帖木兒,更希望大家把帖木兒的成就與他自己在政壇的呼風喚雨聯繫起來,於是卡里莫夫宣布1996年為「帖木兒年」,並在首都塔什幹市中心建立一個帖木兒主題之國家博物館。

博物館有著藍色的穹頂,原本的構思是類似於撒馬爾罕的古陵墓,烏茲別克官方對於這個博物館有著高於標準的期待,官方說法是,儘管博物館是根據中世紀建築的傳統建造的,但卻能符合所有的現代化的要素。

「這是?」長谷川一臉厭世。

「不要問我,我看不懂。」我也只能搖頭。

「這跟馬戲團的棚子一樣嘛!」長谷川刺中我的笑點。

沒錯,這根本就是馬戲團棚子。什麼博物館,裡面空虛得跟一包乖乖一樣,這到底什麼國家級的博物館?

另外一座馬戲團風格的建築物是喬蘇市集(Chorsu Bazaar)。這個市集的中間是中央穹頂,外面有藍色的磁磚,辨識度極高,想要錯過都有困難。這裡就好玩多了,市集的周圍充滿了各式小販,隨處都可以欣賞到烏茲別克獨有的各式表演,有人體數鈔機、秒榨石榴汁、還有徒手修鞋等。

市集裡面看起來白淨整潔,除了馬肉的攤子有點腥味以外,其他看起來都完全符合現代化的水準。

然後我們又看到一堆一堆的白色湯圓。

「這次我一定要問個清楚!」長谷川大部分的人生過得糊里糊塗,但有些事情卻非得要弄個水落石出不可,烏茲別克的湯圓就是一個例子。

長谷川大搖大擺的走到湯圓的攤位,同樣的引起大家的注意。這次是一個小弟在顧攤位。

「請問一下,這是什麼啊?」長谷川信心滿滿,小弟應該會一點英文,這次一定可以問出個結果。

「Kurt」小弟馬上說出一個字。雖然人家已經回答了,但實在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更何況他發出一個很想打嗝的聲音,也許他只是打了個嗝。

「ㄟ…請問這是?」長谷川尷尬的又再問一次。

「Kurt」同樣的,小弟再打了個嗝。

這真的蠢了,即便人家真的有認真回答,外國人也是聽不懂。

「是這樣吃?還是搭配其他的東西?」長谷川不放棄。

「Bee!!」小弟發出「逼」的一聲長音,這更傻了,外國人急到拿頭去撞牆也想不出來,白色的湯圓跟蜜蜂要怎麼一起吃。

這時候只能說,天無絕人之路。

隔壁賣花椰菜的大伯走了出來,隨手抓了一顆白色的湯圓,丟到手上的鋁罐。

「Bee!!!」小弟激動的指著花椰菜大伯,再度發出了「逼」的一聲長音。

「喔!原來是….」我剛長谷川大笑了出來。

少了一個「兒」差這麼多!原來是放到啤酒加味的乳酪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