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下了飛機,接下來就是冗長又折磨的入境程序。阿拉木圖國際機場雖然有個「國際機場」的名字,但卻令人忍不住抱怨他的寒酸。突然後面出現一個熟悉的口音跟我們說話。

「妳們…也是台灣來的吧!」我們轉頭一看,是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用非常試探的口氣說道。

我們點點頭。

「真不容易,我來哈薩克十幾次了,很少遇到台灣人。」年輕人放下肩膀上已經磨損不堪的背包,熟練的把文件塞到背包的最底層。

「妳們也是來工作的嗎?」

「喔不!單純來旅行的!」

「兩個女生?到這種地方旅行?」年輕人抓抓頭,一副很難想像的表情。我不怪他,正常人都無法理解為什麼要花一堆錢,大老遠到這種鬼地方旅行。長谷川聳聳肩,眨著大眼睛。

「你來十幾次?那你應該很熟囉!有什麼地方特別好玩的嗎?」我難掩看到同鄉的興奮,馬上拜託他介紹一些私房景點。

「呵!我從來沒想過這是一個可以玩的地方!倒是妳們作了功課可以告訴我幾個景點!」年輕人推推眼鏡說到。

「治安呢?有聽說什麼可怕的事情嗎?」

「治安到還好,哈薩克是亞洲人的大熔爐,我們台灣人的臉孔不會引起注意的。只要晚上不要出去亂跑,基本上應該沒什麼問題。」既然都聊開了,我們就直接在機場找個地方坐下。「哈薩克倒是有一個問題很嚴重!」年輕人接著說。

「什麼問題?!」聽到這了我們開始緊張了起來。

「哈薩克的官僚體制超級腐敗!我來了十幾次,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機會需要塞錢給海關!」年輕人把他的行李打開給我們看。「妳們看!我來這裡出差的目的就是要帶一些零件的樣本給客戶,這些官員知道我來的目的,只要我入關就假借各種名義要沒收我的東西!沒有這些我根本沒辦法工作,所以每次都會準備兩百塊美金來應付這些人!」年輕人吞了一口口水。「除此之外,一般的哈薩克人其實是很和善的!」

聽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一點辛酸。一塊好好的土地,養出一群善良的百姓,但卻因為無能又迂腐的政府讓這裡蒙上揮之不去的陰影。

「很高興認識妳們!我留我在哈薩克的電話給妳們,如果真的需要什麼幫忙的話就打給我!」年輕人很大方的留了他的聯絡方式給我們,但希望這個電話我們沒有用上。

走出機場,天色一片蒼白,市區的房子有著集權主義的味道,路邊還有厚厚的積雪沒退。

風,冷得讓人覺得每一步都走得好辛苦,但我跟長谷川卻跟五歲的孩子一樣,開心的踩著著雪,不停的往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