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咖啡,是妳剛剛幫我倒的嗎?」一大早起來,腦袋還不是很清楚。

「是啊!這種服務去哪裡找啊!」長谷川端了剛烤好的吐司走過來,手上也有一杯咖啡,看起來是冒煙的。在中亞這些日子,食物這方面我們一直適應得很好,住宿附的早餐也都相當豐盛。今天旅客不多,只有我們和另一桌客人,聽起來口音像是來自澳洲。

「但是,已經冷了!」我說,一邊搓著手。在中亞這個海洋調節不到的地方,室內通常都有很好的暖氣設備,但今天真的太冷了,連室內都暖不起來。

「好冷!我們身上的衣服真的夠嗎?」我承認這次出門對於天氣的掌握真的有點失策,沒料到哈薩克真的不留情面的下起雪來。

「我覺得還好啦!妳…妳…脖子上那什麼東西啊?」長谷川問。

我神祕的笑笑,給長谷川使了一個得意的眼色。

「妳真的想知道?靠過來一點!」

長谷川放下手上的麵包,伸長了脖子。

「哇哈哈哈哈哈!靠!妳天才啊!」我跟長谷川忍不住放聲大笑,隔壁澳洲的朋友莫名其妙的看了我們兩眼。

我盡力了!我把帶來的衣服全部穿在身上。最底層穿了發熱衣,兩件短袖T-shirt,接下來是睡衣,然後才是正常的衣服。絲襪體積小,重量輕,一直以來都是我放在背包底層的最後救命小物,之前從來沒有機會動用過,但這次沒辦法,我不爭氣的穿上兩件絲襪。

然後是最經典的。脖子上圍的,是我的睡褲。

「妳不要笑,全阿拉木圖能夠把睡褲搞得這麼時尚,也只有我吧!」

「當然只有妳啊!誰會把睡褲圍在脖子上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堅信,時尚這種氣質絕對是從內心散發出來的,所以只要我用無比的意志力強化自己時尚的自信,睡褲也能夠引領潮流。說不定從今天開始,哈薩克的朋友們都會開始模仿這種把睡褲圍在脖子上的率性。

當然,中心思想除了時尚以外,最重要的,我不想活生生冷死在這裡。

再喝了一杯熱咖啡,我們的車也到了。15公里短短的距離,司機大概開了半個小時,這期間一下子出太陽,一下子下小雨,突然的一陣狂風吹起來,雨絲幾乎快跟地面平行。極端的氣候讓人只想雙手一攤任由老天擺佈。

車子停下來了。

「到了!小姐們!小心滑倒喔!」一時還沒意會到司機大哥在提醒我們什麼。原來,眼前是一片皚皚的白雪,耀眼的太陽從樹林的縫隙間直射出來。

「啊!……….」我跟長谷川不約而同像笨蛋一樣斜仰著頭,發出讚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