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山脈是中亞最大的一條山脈,從中國新疆的中部、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延伸,往西到哈薩克等國。大阿拉木圖湖(Big Almaty Lake)距離阿拉木圖市區不遠,只有15公里,是一個倚傍天山的天然高山水庫。

我們的司機大哥把車開到入口,放眼望去就是一條往上的山路,跟一整片白雪。

「到了!妳們從這邊上去吧!」

我跟長谷川對看了一眼。

「這…看起來還要走很久耶!可以載我們上去嗎?」我問司機大哥。

「妳們開什麼玩笑,積雪這麼深,沒有雪鏈不可能上山的,妳們就慢慢的走吧!」看來司機大哥沒有準備雪鏈,畢竟這不是該下雪的季節,要求人家準備雪鏈也不好意思。

雪的厚度大概有15公分深,鬆鬆軟軟晶瑩透亮,猜測應該是昨天剛下的新雪。剛開始我們興奮的踩在積雪上,把腳埋在雪裡然後快速的飛踢,白得不可思議的雪就噴灑在陽光下,我們玩了好久。

但,在繼續往前走沒多久,我們就笑不出來了。

路面上的積雪開始變薄,越往上走,鬆軟的雪就越不見蹤影,只留下一層厚厚的冰,結在蜿蜒的公路上。

「啊啊!….」長谷川走在我前面,伊伊啊啊的亂叫。然後一個不平衡整個摔倒在路面上。

「不會吧!」我趕快衝過去看長谷川在搞什麼鬼,但接著我也像被魔鬼扯了後腿一般,往前直接撲倒在路面上。此時此刻的我們終於見識到這條結冰的山路不是個玩笑,沒掛雪鏈的車不該上來,隨隨便便穿了雙球鞋,也不該上來。

這下子糗了。

但人生微妙之所在,就是當自己很糗的時候,發現別人更糗。在結冰的路面撲街不可怕,沒掛雪鏈的車硬要開上來才是人間煉獄的開始。我們回頭一看,有大概七八台車掛在路邊動彈不得,歪歪斜斜停在路中間,有ㄧ台車頭凹了下去,應該是衝撞欄杆的痕跡,有兩台車甚至半個輪胎都埋在雪裡。

「這下該怎麼辦呢?」我搓著一雙已經完全失去知覺的手,發現再怎麼搓都是枉然。

「這樣就放棄太可惜了!」長谷川對於人生有莫名的熱情,這點讓我非常困擾。

於是乎我們就真的傻傻的往上爬,用一種好傻好天真的心理素質克服這一切。首先,必須從口袋拿出那雙跟冰棒一樣的手,除了確保下次跌倒可以立刻用手撐住之外,也必須用這雙萬能的雙手扶住公路旁的欄杆往上爬。

萬一某些路段沒有欄杆了怎麼辦呢?

這個問題很好,那就再用拿雙萬能的雙手直接撐著地面。沒錯,就是手腳一起,往上爬行。

剛開始只覺得腰椎的地方隱隱酸痛,接下來的第二個小時發現整個大腿前側已經腫脹麻木,在我們不斷用各種咒罵來互相鼓勵之際,終於,我們到了傳說中的大阿拉木圖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