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出奇的多人,而且每個人都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我不禁懷疑這些人是不是其實是坐直升機上來的。大阿拉木圖湖名字這麼響亮,但其實只有一片生鏽的路牌,要不是擠了一大堆人,還真的會錯過。走過一條水泥鋪出來路,美麗的湖景就展現在遠遠的前方。

「這裡真的能走嗎?」我跟長谷川小心翼翼的走在這條水泥路上。大阿拉木圖湖是一個保護區,為維持純淨的水質,任何人不得走到湖邊,更不能用手觸摸湖水。

「這裡離湖水還有一大段距離耶!妳看!湖邊居然有一對外國情侶手牽手在散步!找死啊!」在這之前就聽說這裡有嚴格的管制,但還是有人不信邪踩著湖水甜蜜嬉笑。

我跟長谷川坐在路邊遠遠的眺望這個像綠寶石一般的湖景,一邊從熱水瓶倒出珍貴的熱紅茶喝。稍微暖暖身體之後,我拿出相機捕捉這個令人難忘的美景。

就在五六個快門之後,咻的一下,不知為什麼原本在我身邊好幾組觀光客,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個高大的男人,穿著迷彩制服腰際插著槍,其中一個穿著像警察的制服,肩上背著長槍,後面還跟著一隻凶惡的獵犬。他們把我前後左右圍住,我見狀想馬上逃跑,卻又馬上被警棍擋住。

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直覺這個氣氛非常不妙。

「護照拿出來。」其中一個男人冷冷的說。

我才沒這麼笨,誰知道這些人是真軍人還是假警察,我搖搖頭假裝聽不懂英文。

「護照!護照拿出來!」另外一個男人居然開口說了中文,這些人有備而來,看樣子有點難呼嚨過去。我想到我有影本,掏了掏口袋勉為其難的拿了影本給他看。

但,這四個男人沒有人伸手出來拿我的護照影本,他們的表情就像蠟像,臉皮一動也不動的再說了一次。

「最後一次,護照。」

眼前的大阿拉木圖湖閃著金色與綠色交替的光芒,剛過正午的這個時候,太陽開始暖暖的呵護著大地,微風像讀詩的孩子一字一字的說著。原本應該是這麼美好的時刻,但現在能感受到的只有壓抑不住的全身顫抖,能聽到的只剩下自己如雷的心跳,其他什麼幻境美景都已經閃退了。

「長谷川呢?長谷川呢?」我焦急的環顧四周,長谷川早不知道去哪了,原本在湖邊散步的情侶也像鬼魅一般的消失,我感覺整個世界只剩下我跟這四個男人,還有,他們凶惡的獵犬。

「我該拿出護照嗎?」我問自己。如果我真的拿出來,那我真的就任他們擺佈了;如果我拔腿就跑,我有什麼勝算嗎?

我移動我的目光,偷偷看了一下那隻獵犬。

不,別傻了,沒有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