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一點!」就在我陷入沉思的那三十秒,一個男人大聲的對我吼叫,我整個人從背脊抽搐了一下,回到現實的場景。

我用我抖個不停的手在包包裡找尋我的護照,用最後一點時間感覺著它的存在,因為我知道,一旦把這本護照交出去,要拿回來就沒這麼簡單了。

背著長槍的男人伸手接了我的護照,隨意的翻了一下,馬上就放到他自己胸前的口袋,還扣上小扣子。

「我簡單的說,妳違反了法律。」我睜大了眼睛,我可沒走在湖邊,更沒有碰到湖水,剛剛走在這條水泥路上的人少說有二十個啊!

「我?違反法律?先生你們誤會了吧!剛剛還有一對情侶真的走在湖邊,你們快去抓他們啊!」我發抖著,忙著解釋,但對方完全沒在聽。

接下來他們就開始長達十分鐘的內部討論,說不定也是裝個樣子閒聊,總之我完全聽不懂。

「長。谷。川。呢????」我咬牙切齒的左右踱步著,這傢伙完全不見人影。

他們一副好像做出了什麼重大的結論,其中一個男人開口說話了。

「這裡是保護區,妳違反了法律。現在只有兩個方法,一個是妳跟我們走,到警局用哈薩克文寫一份報告,或者,我們這裡可通融讓你繳罰款。」

劇情發展到這裡,笨蛋都知道,我被勒索了。

我怎麼可能用哈薩克文寫什麼報告,當然是趕快付了錢了事。

「請問罰款是多少?」我用一種充滿絕望的聲音問他。

「250美金。」男人淡淡的說。

我感覺整個頭發燙,250美金!我沒有聽錯吧!更慘的是,我身上沒有半毛錢,所有的現金都在長谷川身上。

「我…我…我身上沒有錢,我的錢都在我朋友身上,我可以去找她嗎?」一個人身上沒有錢這件事情聽起來荒謬,但這是真的,他們即使現在威脅我要燒了我的護照,我還是沒有250美金給他們。

拿著長槍的男人跟另一個比較年輕傢伙使了眼色,他同意我可以慢慢移動到入口處找長谷川。這時我才發現,長谷川跟其他的遊客被另一個拿槍的警察擋在外面。

「還好嗎?到底發生什麼事?」長谷川看到我馬上大叫。

「這些人根本人渣,他們扣了我的護照,要付250美金才贖得回來!」我跟長谷川也無法太接近,我們兩個離得很遠,對彼此吼叫。

「250美金!我身上也沒有啊!我看看我身上有多少錢喔!」

「妳趕快看!」

這麼好笑的對話內容,如果旁邊有聽得懂中文的人應該會笑死。

這時候其他被檔住的觀光客不知道是基於好心還是基於好奇,紛紛跟長谷川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然後大家開始紛紛很熱心的想要化解這個衝突。其中一個老外問了其中一個警察,獲得的結論當然是這個東方女生破壞了生態,必須處以罰鍰。

「他們說妳違法了法律,妳還是趕快付罰鍰吧!以免還有別的麻煩!」那個老外非常熱心的走過來告訴我。我百口莫辯,只能說他真是越幫越忙。然後那群在另一頭的觀光客又開始小組討論了起來,大家都在想對策。

有一個穿著打扮非常龐克的女生站了出來,對著那些警察破口大罵。她說的語言我聽不懂,但從她的肢體語言,我非常肯定她一定在罵人。

罵了好一陣子之後,她回頭對著我跟長谷川說。「這些混帳!每次都這樣!」龐克妹氣到外套都脫了。「妳一毛錢都別付,我會說俄文,我去幫妳理論!」說完,就衝破防線,直接走到我剛剛被狹持的地方,對著那個背著長槍的男人又再破口大罵一番。

我突然從這件事的主角變成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