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這個一邊手插著腰,一邊指著對方的鼻子的龐克妹,用俄文不停的對這些人罵著,對方想要插嘴都完全找不到機會,只有把到嘴邊的話再吞回去。說得也奇怪,那幾個男人看起來還真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但,我在旁邊看著,突然有一個想法。這個女的剛剛從哪裡冒出來的?我能相信她嗎?她會不會也是同夥?

「我應該不能天真到,以為天上掉下來一個小天使來救我吧?」我突然間聽到自己的理智。

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我就更不安了!現在到底能相信誰?會不會到最後龐克妹反過來說,她幫我周旋了這麼久,要我付錢給她?這些人說的話我一個字都聽不懂,感覺只能被他們活活痛宰的感覺。

「妳數好了嗎?身上到底有多少錢?」我對著離我大概有十公尺的長谷川大叫。

「我們身上只有 185美金耶!」

這下死定了,付不出贖金我就等著跟我的護照說掰掰了。

「可以殺價嗎?」長谷川大叫。

「……」

不能殺價我也沒辦法了,除非他們等一下拿出刷卡機出來。

就在我跟長谷川隔空對喊的當下,龐克妹對我走過來,問道。「嘿!妳身上有多少錢?」

這時候我就尷尬了,在搞清楚對方到底是哪個陣營之前,絕對不能掀了底牌,至少讓我們有剩下一點錢可以坐車回去吧!

「嗯…我跟我朋友身上只剩150美金了!」話一說出口又有點後悔,身上萬一真的只剩下35塊錢可就非常令人焦慮了。

「好!妳旁邊等,剩下的讓我來!」然後龐克妹又開始對著這些男人用俄文大罵,火力非常猛烈,猛烈到我開始擔心了起來。這件事情必須分兩個方面來分析,如果這個女的只是半途殺出來演個戲,假裝幫我討回公道,我想經過她這麼賣力的演出,如果沒付個100塊給她,應該會被伏特加瓶打中後腦,然後丟下湖裡。但,如果這個女的真的是正義的化身,那我也完蛋了,因為她真的罵得很兇,甚至還出手打了其中一個人,我很擔心這群人會惱羞成怒,把我的護照當場丟下湖裡。

這兩個結果都是我不樂見的。

又經過好幾分鐘,他們的爭吵終於和緩了些。龐克妹走過來,雙手一攤,說:「真的很抱歉!」

「抱歉什麼?」這次我真的怕了,難道漲價了不成?還是真的要把我壓到警局?我覺得我的臉頰又麻又燙。

「真的很抱歉,這些人真的很可惡,但是我沒辦法幫你爭取到更好的價錢,他們要145塊美金。」聽到這裡我簡直是欣喜若狂,如果真的145 塊可以解決這場惡夢,那真是棒了!我在其中一個年輕的軍人的狹持下,到十公尺外的空地找長谷川拿了錢,然後走回原來的地方。

「你們放心,我會付錢,但是我要先看到我的護照!」我緩緩的說,每一個都很清楚。

他們幾個人對看了一下,稍有一點遲疑的樣子,馬上又讓龐克妹破口大罵。終於,我看到我的護照從那個男人的口袋被拿出,我快速的一把抓了過來,另一隻手往前攤開,手心放了145塊的贖金。拿到了重要性僅次於我的生命的護照後,我就不顧一切的往前跑,跑到長谷川站的地方才敢往回看,等到我真的回過神,發現龐克妹早就不見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