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完145美金的心情非常複雜。

拿回護照的那一瞬間是這麼狂喜,但另一隻手付掉錢的那一剎那卻是非常劈雷,除了沒事白白花了145元之外,我們確確實實的面臨的財務危機。

「誰叫妳帶了假鈔出來?」長谷川沒好氣的說。

事情是這樣的。

出門前我請我哥幫我換了十張一百塊美鈔,我拿到後不疑有他就開開心心的出門了,直到我們在希瓦,整件事情才開始出錯。希瓦湯姆克魯斯那時幫我們引薦匯兌小弟,匯兌小弟拿了一個大麻布袋的現金跟我們換錢,我先拿了三張美金出來跟他換,想不到被他冷冷的拒絕。

「你的錢我沒辦法換。」匯兌小弟很冷靜的說。

「沒辦法換?為什麼?」我一臉狐疑,是嫌我的錢不夠乾淨還是怎麼樣。

「這是舊版的美金!」匯兌小弟很顯然覺得我在浪費他的時間,他拿出正常的新版美鈔,兩張放在一起,果然!真相只有一個!我的美鈔真的長得跟別人不一樣!富蘭克林的頭像硬生生小了一個 size!

「為什麼我的頭這麼小!」我驚呆了!長谷川也趕快把他的美金拿出來跟我比,的確,我的頭就是小!

「這種舊版的美金已經不流通了!如果要換的話要打九折!」匯兌小弟很殘酷的這麼說。打九折真的太令人傷心了,但我心想,應該是希瓦這種小鎮才不接受舊版的美鈔吧!到布哈拉,或是到首都塔什干,金融活動一定比這裡熱絡。

結果我錯了!在烏茲別克任何地方都不接受舊版美金,到塔什干的銀行甚至還被要求打八五折。這時候真是懷念希瓦湯姆克魯斯那溫暖的笑容。

後來我們到了哈薩克,非常肯定的是我身上這疊疑似美金而又不能當美金用的錢,還是沒有被接受,哈薩克根本就是拒絕兌換,連想要委屈打個折,現在都沒有了。我們一路上都用長谷川帶來的美金,再加上被搶了145元,能用的現金越來越少了。從大阿拉木圖湖下山後,我們躲到一間溫暖的咖啡廳取暖。

「怎麼辦,我們能撐到回家嗎?」我一邊看著我帶來的假鈔,一邊小口的喝著熱咖啡。

「是不是只能刷卡?」長谷川問。

「刷卡匯率很差,可能有幾十倍的差。刷了有點笨。」我說。

「那去提款機提款呢?」

「提款好像更危險!」之前我爬了一些文章,很多人金融卡在中亞這幾個暗黑的國家使用過之後,就被側錄了,然後裡面的存款就被提光。發生這樣的事情只能說比悲傷更悲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