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塔納,或者你說努爾蘇丹,是來自未來的城市,一個驕傲放縱的地方。

原本默默無名,但被一聲令下就華麗轉身成為首都,哈薩克的萬年總統知道這個地方沒有時間在發展文化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了,直接用地下石油換取這個城市有如鍍金一般的外表。

「還記得倫敦的地標長什麼樣子吧?」長谷川問我。我們站在這所謂的「大汗帳篷娛樂中心」面前,用一種非常虔誠的心情瞻仰這棟建築。

「你在說小黃瓜嗎?」如果要這麼戲謔的說哪一棟建築物是倫敦的地標,說得一定就是俗稱小黃瓜的「瑞士再保險大樓」,負責的是世界著名的英國籍建築師「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

「小黃瓜跟這個大帳篷是出自同一位建築師!」長谷川幽幽的說。「我從不知道一個城市的建築,也能像去超市買菜一樣,看到喜歡的就拿去櫃台結帳。」

大膽前衛,令人哭笑不得,但同時又贏得大家敬畏的Norman Foster受到哈薩克總統的委託,在最短的時間將這個不毛之地改造成星際大戰的場景。除了Norman Foster外,許多世界知名的設計師也都受邀,在這條短短的路上你可以看到從美國華盛頓移植過來的「小白宮」,有象徵生生不息,長得像一顆白楊樹的「生命之樹」,有拷貝金字塔的「和平宮」,有出自於義大利設計師之手,看似飛碟的「哈薩克中央音樂廳」,有仿製泰姬瑪哈陵的「哈茲拉特蘇丹清真寺」,有現在聳立在我們眼前,象徵遊牧民族精神的「大汗帳篷娛樂中心」。

用最炫富的姿態把一個個互相不協調的建築物擺上去,用最速成的方法擠進國際大都市之林。

我走上「大汗帳篷娛樂中心」的台階上,回頭看這一排光怪陸離的建築物。這讓我想到以前的一個貴婦同事,全身上下每個配件都是昂貴的精品,但彼此完全搭配不起來,就是一種可可香奈兒女士本人看到會想痛哭的狀態。不知道完工之後的這幾年Norman Foster有沒有機會再到現場來觀光一下,他會發現,現代主義、中亞藝術、伊斯蘭裝飾、俄羅斯巴洛克風格、新古典主義和東方主義等風格的建築同時在這個伸展台上發光發熱。

或許,他也會當場痛哭。

我跟長谷川再也無法抵禦刺骨的寒風,趕快躲到這個大汗帳篷娛樂中心 (khan Shatyr),進門的入口有兩道自動門,第一層是讓你把外套上面的雪先抖掉,稍稍舒緩一下凍傷的手指,進入第二層們以後的世界彷彿是瞬間從北極圈移動到北回歸線,春天的甜美就在你眼前。

為了抵禦這裡極熱又極凍的氣候,大汗帳篷娛樂中心使用了吸熱性極強的高科技建築材料,完全隔絕外面的世界。室內設施應有盡有,一般的精品購物跟電影院就不需要再贅述,最厲害的是這裡的面積約有十個足球場這麼大,中庭的空間有類似「大怒神」(或者是「跳樓機」),有巨大恐龍,還有馬戲團表演。

位於歐亞大陸中心的阿薩克,許多人一輩子沒看過什麼叫做海邊,什麼叫做沙灘。沒有關係,因為大汗帳篷娛樂中心遠從馬爾地夫的運來獨一無二細緻的白沙,搭配巨大的游泳池、棕櫚樹、還有高科技輸出的微濕海風,閉上眼睛,不用懷疑,你就在邁阿密。

但,這麼厲害的地方,逛了一圈,結果還是買不到護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