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撒馬爾罕,除了帖木兒跟他的「首席配偶」比比哈努以外,還需要知道一個人。他是「烏魯伯格」(Ulugh Beg),帖木兒第四個兒子 ─沙哈魯的長子,也就是帖木兒的孫子。1447年曾短暫的成為帖木兒帝國的君主,但兩年後就被自己的兒子啟動叛變,處以死刑。雖然不能稱為一位稱職的君王,但烏魯伯格對於人類的貢獻在於他一生致力於鑽研數學和天文學,遠在15世紀,他當時製作的觀測星表就已經能夠明確的標示出1,018顆恆星的位置,以及太陽、月亮和五大行星的運行資料了。當時烏魯伯格所計算出的地球軌道週期為365天5小時49分15秒,與現代科學所計算出的正確數值只有25秒的誤差。烏魯伯格更算出地軸的傾斜角度為23.52度;而由他所建立的三角函數表更精確到小數點後八位。

應該說,烏魯伯根本就是宅宅,對於政治、軍事的掌控度很低,每天最大的興趣就是等著天黑觀看天上的星星,還有蹲在角落算數學。

可憐的烏魯伯格被自己的兒子殺死後,他的死訊傳回撒馬爾罕。他最得力的助手擔心老師畢生的研究也會跟著被摧毀,徹夜趕路來到了烏魯伯格生前建設的天文台,帶走了所有的研究資料逃走。當時的政治權力動盪,神學家與天文學家更是針鋒相對。占星學家本質上相信科學,神學家相信神的存在,這兩種人立場完全不同。烏魯伯格死了之後雖然相關資料被助手搶救,但天文台最後還是被神學家們摧毀,他們帶著大批人馬來到烏魯伯格的天文台前,用鋤頭、棍子將天文台敲碎,並砸壞所有儀器。

在一個大家都吃不飽的年代,烏魯伯格的天文台就在大家的記憶中消失了。

直到1908年才被俄羅斯的考古學家才讓這座令人驚豔的天文台再度呈現在世人眼前,並挖掘出烏魯伯格天文台一具半徑長達36公尺的巨大六分儀。

今天烏魯伯格跟阿公帖木兒一起長眠在金碧輝煌古爾艾米爾陵墓(Gul Emir)中。很少人的墳墓可以用金碧輝煌形容,但帖木兒家族的墓就是如此,因為當你站在墓室的中央,奢華閃耀的視覺效果真的有一個好像disco pub的錯覺。

不過這個地方可不能隨便褻瀆,古爾艾米爾陵墓埋藏著帖木兒的可怕咒語。

根據傳說,挖開陵墓會帶來大災難。但1941年,蘇聯人類學家不顧當地人的反對,率領一個科學家團隊打開了古爾艾米爾陵墓,取出帖木兒及多位家人的屍骨。帖木兒的屍骨取出確定為身高170公分、右腿殘廢,與歷史上帖木兒的跛腳形象吻合。但殊不知棺木上有著這樣的咒語:「如果我能死而復生,世界將為之顫抖!」兩週後,果真希特勒進攻蘇聯,咒語應驗。

這些歷史人物在今天的撒馬爾罕人心中依然有著一定的份量。小兩口結婚時,眾親友們還是會到烏魯伯格天文台跟他老人家的雕像合照一張;剛剛下班的善男信女也會順路到帖木兒的陵墓,給他念上一段經文。

歷史在這裡,彷彿都不曾被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