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出什麼國啊!」一大早電腦都還沒開機,就聽到同事在討論。對於八卦我一向絕緣,前線如果有這種八卦地雷爆炸,我一定馬上回頭就跑,什麼都不想聽。

「聽說是重要的客戶,這次非得去不可,而且時間不短。」但如果消息已經四面八方炸開,摀住耳朵也很難不聽到。

下午,我桌上的電話響起,是一個我沒看過的分機。

「你好!我是CK的秘書。」

CK是我們遠在美國的總裁,一向神龍是見首不見尾,沒幾個人親眼看過他,但他的淫威可以說是跨越時空。

「CK有一件事情想要當面跟你談,我會幫你們安排視訊會議。」CK的秘書有一雙單鳳眼,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女人。

一個集團的總裁居然想要跟一個打雜妹視訊通話,這真的讓我很緊張了。難道我是涉及了什麼國際洗錢案,還是不小心幫助了國際恐怖份子。死定了這次!

為了配合美國的時間,我吃了晚餐就在公司正經圍坐等著開獎,回想著從出生到現在二十幾年間發生的點點滴滴。二十幾年,說短不短,但如果我現在就要被抓去關的話,那真的就太短了。所有這一切在腦袋中一直旋轉,直到正前方的螢幕出現一個人。

「原來這就是CK啊!」原來他是亞裔美人,外表看起來跟我們家巷口賣水煎包的阿伯其實沒麼兩樣;話說回來,如果水煎包的老闆穿一件襯衫出現在視訊的螢幕中,他也可以變成總裁。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真真假假,是非對錯就像匯率一般浮動。

我無法專心,非常無法專心。有一段時間我幾乎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的思緒一直無法從水煎包抽離出來。為什麼CK就不能跟賣水煎包一樣,直接問我要不要加辣,就結束了。

為什麼要講這麼多話?

「CK有吃過水煎包嗎?」

完了,我真的沒辦法專心。

「CK吃韭菜嗎?」

慘了,我好想喊停。

我閉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氣,接著喝了一口水,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畫面就結束了。

「x!死定了!他到底說什麼?」我收拾桌上的東西,驚魂未定的回想剛剛的事情。

「你什麼時候可以給我答案呢?」CK的秘書敲門進來,歪著頭問。

「嗯…不好意思,剛剛訊號不穩,沒聽清楚細節,請問我要回答什麼?」

「CK問你有沒有興趣長駐越南啊?現在情況特殊,他想親自問你!」

「越南?」我突然被一掌推回到現在。越南?要我去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