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了一題莫名其妙的功課之後,我回家第一件事情先大字形躺在地上,眼睛累到不想張開。

「如果去了,真的就不知道多久能回來了!」心理只剩下這個念頭,其他什麼事情都沒辦法想。眼睛張開看著這個房子的一切,時間過得如此的無情,好像昨天才剛搬進來一樣,鋼琴被我荒廢了一陣子,上面有一層灰,頭上的水晶燈依然浪漫,發射出五彩的顏色,從來也沒有黯淡過。

躺在這裡一切都這麼理所當然,在擁有的當下不會想到會失去,阿陶、毛怪、歐陽太太這些人,如果從我生命中抽離了,突然間也覺得好空虛落寞。

原來,是我原本不夠珍惜。

希哩呼嚕在我不在家的這段期間也默默的長大了,現在完全不是個任人擺佈的嬰兒,當然他還是嬰兒沒錯,但現在已經進化到不開心就會自己爬走的階段,自我防護力提高了一個很大的階段。

「希哩呼嚕你來啦!姊姊抱一個!」這個週末天氣非常不好,等不到午後就下起了雷陣雨。阿陶今天又當起了保母,帶著希哩呼嚕來讓他在地上快樂的爬行,毛怪也帶了數學作業來,好一陣子不見,這孩子又更加老派了。

「毛怪最近有沒有乖啊!有沒有聽阿陶哥哥的話?」毛怪回頭給我一個列嘴大笑,門牙還是沒有長出來,講話漏風漏風的,實在好好笑。

希哩呼嚕更是超越我的想像,這小鬼不但會爬來爬去,還會爬到沙發下面躲起來,根本就是一隻聰明的小動物。

「希哩呼嚕你有乖乖喝ㄋㄟ  ㄋㄟ 嗎?」

希嚕呼嚕抬頭看了我一眼,指著我說:「狗狗!」

「希哩呼嚕你欠奏嗎?我是姐姐啊!小時候我還餵過你!你半夜會哭哭啊!你記得嗎?」我漲紅了臉,企圖想把這隻小動物從沙發下拖出來。

「希哩呼嚕原來已經會講話了啊!」我嘆了一小口氣,好像錯過了很多事情。

「其實,他只會說『狗狗』!哈哈!」阿陶在旁邊解釋。「他除了人以外,其他所有的東西都是『狗狗』,無論是奶瓶、香蕉、花盆,一律都是『狗狗』但是他剛剛指著你叫『狗狗』耶!妳是不是要檢討一下?哈哈!」

我手上拿著冰涼的啤酒,把瓶子貼在臉上,好像閃過一個靈光,突然想通了什麼。

「多麼棒的世界啊!」我突然大叫!站在沙發上,拿起酒瓶開始揮舞。

「希哩呼嚕的世界,就是一個不是人就是狗的世界!這個人如果你看不順眼,就把他當做狗就對了,就是這麼簡單,這麼單純!」

希哩呼嚕還是躲在沙發底下,被我突然的大動作嚇了一跳。

原來,嬰兒懂得比我們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