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隻身在外,我真的很怕生病。

牢牢記得阿陶跟我說的「一天一蘋果,醫生遠離我!」我只要有空都會到對面的市場,每天都有固定的一個阿姨推著車,滿載鮮紅的頻果,就當作吃了保平安一般,每天我都記得吃蘋果。

今天中午我從包包拿出一個蘋果,準備到茶水間削皮。

「你!你吃頻果?」阿嬌看到我手上拿了蘋果,一臉驚慌,往後踉蹌了一步。

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惹來其他人的關切,連上次幫我按指紋的櫃台妹妹也圍過來。

「你!吃蘋果?」我左手拿著蘋果,右手拿著刀子,渾然不知我做錯了什麼。

「你敢吃蘋果?」阿嬌眉頭皺成一團,很用力地搖搖頭。

「我們從不吃頻果!因為越南的蘋果…不能吃!」

「什麼!!」蘋果這麼無害的水果,從來也沒聽過不能吃的道理,不是連嬰兒都能吃嗎?

「你可以回去做個實驗,越南的蘋果都是進口的,你放在桌上三個月,外表都不會壞…」阿嬌終於解釋了重點,在這個同時我只覺得一陣作噁。

接下來的好幾天,我經常會跟越南的同事們再三確認,哪些東西是可以吃,哪些東西是那些都市傳說中大家敬而遠之的食物,直到有一天,我的理智又再度崩潰。

「我們中午要訂便當,妳要一起訂嗎?」一大早行政部門的阿清大聲吆喝著。

「好啊!我今天剛好懶得出去。」我說。

「你要吃什麼口味?」阿清問我。

「你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我沒時間討論菜色,一整個早上我的電話響個不停,恨不得我能長出八隻手來。

中午十二點,幾十個便當準時出現在茶水間。我打開一看,心中滿是疑問。

「阿清!這是什麼啊?」我指著便當裡面一坨形狀詭異的東西。

「青花啊!」阿清說。

「青花?青花菜?不可能吧?」

「青花!」阿清又很用力地說了一次。

「這哪有可能是青花菜?別騙人了!」

「青花! frog!  青花!」阿清很用力的想把中文的咬字說正確,然後我就真的晴天霹靂了。

「什麼!青蛙!便當裡面有青蛙?青蛙可以做成便當?」我天真的以為所謂的便當就是雞腿便當、排骨便當、焢肉便當、魚排便當,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青蛙便當,我的頭上瞬間冒出一整排星星。

「這可不是天天有呢!是老闆今天特別準備的菜色!」阿清沒幾分鐘就把桌上幾十個青蛙便當發完了,來不及訂到便當的同事露出十分扼腕的表情。

「所以我來到一個蘋果不能吃,但是青蛙可以吃的世界?」兩隻手端著我的青蛙便當,不知道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