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的時間有點尷尬,回到一個人的飯店有點太寂寞,跟著同事去逛人擠人的夜市又太過喧囂,最舒服的安排就是去Gagasa對面的巷子。

脫下高跟鞋,換上牛仔褲,塞點零錢在口袋,背上帆布袋,雖然這樣的打扮從金碧輝煌的Gagasa大廳走出去有點不搭調,但飯店的人早就習慣了。首先必須克服的是穿過陳維興路這條大馬路,經過好幾個禮拜的專業訓練,這件事情已經難不倒我。

這些沒有太多人關注的巷子總是路燈昏黃,已經很小的空間被人停了腳踏車之後更是狹窄,要不是阿紅帶我來一次,我也不敢一個人在晚上鑽進這樣的小巷子。但說也奇怪,這樣的地方具有神奇的魔力,像有特別的引力一般呼喚著我,既神秘又令人安心。走過長長的巷子後,會遇到一條稍微比較寬的路,這條路跟陳維興路平行,在這裡從傍晚開始,零零星星的小攤位就會在這裡聚集,有賣青菜水果,也有賣肉賣魚。青菜水果買起來比較安心,品項看起來都是新鮮的,但魚跟肉的部分我就敬而遠之,遠遠的就可以聞到奇怪的味道,這種東西還是超市買比較妥當。

我的路線通常是先到巷子內的小店吃河粉。河粉的越文是Pho,口味通常不會超過三種,牛肉雞肉跟魚, pho bo是牛肉河粉,pho ca 就比較複雜了,越文跟中文一樣有類似四聲的概念,ca如果是四聲的話是雞肉,二聲的話就是魚,但其實也不重要,湯底都是一樣的,只是上面放的是碎雞肉還是碎魚肉而已。巷子內的小河粉店我幾乎天天報到,老闆跟老闆娘一家人也非常習慣我的存在,七點到八點這個奇怪的組合總是溫馨的團聚在一起–老闆、老闆娘、三個小孩,跟我。

老闆一家人只會講越文,好笑的是,他們以為我會用越文講「牛肉河粉」就是一個真的會講越文的人,他們一家人把我當做越南人一樣,不停的對我講越文,剛開始的幾天我會禮貌的對他們搖搖手,但這似乎完全無法抵擋他們的熱情,他們還是把我當做正常人一樣講好多話。後來我們找到一個人生經驗的共同點,那就是「包青天」。沒錯,就是「展昭」、「開封府」、跟「包拯」。包青天在越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們的電視台直接買了台灣的版本,保留原本的中文發音,再用「口譯」的方式請人加上旁白,雖然效果十分好笑,但包青天連結了我跟這家人–我聽原本的中文發音,他們聽越文口譯,皆大歡喜。八點過後,我的河粉也吃完了,包青天也看完了,就準備散步回飯店。回程的路上我會買些菜回去,提著大包小包的菜,違和的走進Gagasa金碧輝煌的大廳。

這就是我每天的經典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