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該跟我過去住希爾頓的!」  Amanda對我這麼說,事實上這次他第三次跟我說這樣的話,依照他的個性,同一件事情不會說第三次,因為第一次就應該要做到。

從下飛機的第一天起,我就住在gagasa,位於陳維興路上這家俗不可耐的偽五星級飯店,雖然質感差強人意,但距離我工作的地方只有五分鐘的距離,下了班之後馬上可以回到我的小空間,脫下高跟鞋,我就像是另一個人。

Amanda這樣的高級主管自然不會跟我住在同一個等級的地方,他住在市中心的希爾頓飯店的service hotel,每天有司機接送下班。不知道他是一個人住太寂寞,還是恨不得近距離監視我的行蹤,他說了很多次要我跟他過去住在同一個飯店,每次都嚇得我一身冷汗。

「嗯…這…不好吧!」我支支嗚嗚的說。「希爾頓太貴了!公司沒辦法給我這樣的預算,我現在住在那裏很好!Amanda你不用擔心我!」我勉強擠出一點點微笑。

「你一個女孩子自己在外面,我要負責你的安危。我們住在一起,週末加班也比較方便討論。」  Amanda說出重點了,是週末要加班方便討論,突然來一支這樣的冷箭,覺得怎麼閃都閃不掉。

「這個週末你過來我這裡住,我有事情要跟你討論。」  Amanda丟下這句話之後就坐上司機的車走了。

我心中X了一聲髒話,覺得天地都在為我哭泣。去跟他過一晚?我能活著回來嗎?我沒有把握。

我從來沒聽過Amanda開玩笑,當然這次也不例外。下午六點整,司機準時在gagasa門口堵我,我提著一個簡單的行李跟電腦,心情就像是孤兒要被刻薄的養母帶回家一樣。

這是我人生第二次住希爾頓。第一次是跟長谷川在約翰尼斯堡為了能在槍林彈雨的南非活下來。這次入住希爾頓,雖然不必擔心挨槍挨子彈,但必死的決心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開門的是穿著居家服的Amanda。

「你來啦!先去洗澡!」。

很早以前我就聽說Amanda是個有潔癖的人,原來江湖上的傳說是真的。保持清潔也不是一件壞事,但使用Amanda家的衛浴讓人壓力非常大,精準的說,我進去15分鐘,只有三分鐘在洗澡,其他時間都在善後,一根頭髮都不敢留在地上,整整十幾分鐘跪在地上檢查有沒有弄髒人家的地板。

走出浴室後,發現Amanda竟然在廚房準備晚餐,這下子我真的亂了手腳,對於烹飪這件事情我完全是小學生的程度,如果我過去幫忙但又不小心弄亂人家的廚房,可能又要激怒他了。

「這裡我來就好,你先去把電腦架起來,報告最後一段先開始寫。」幸好,架電腦這件事情我專門的,寫報告我也不笨,只要不要叫我進去炒菜就好。

就當我在客廳裝忙的時候,我發現現場有一件事情完全失控了。

Amanda家裡,只有一個臥室啊!

而且,那個臥室只有一張床啊!

那!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