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自己要冷靜,但手掌心那一直冒出來的汗水是騙不了人的。

Amanda的廚房非常小巧,畢竟這是希爾頓飯店的房間,能開伙已經是極限了。她像變魔術一般端出兩道菜,放在客廳的桌上,然後就打開電視。

「我這裡有電視盒,看得到台灣的電視。」Amanda拿起遙控器,二話不說就轉到了台灣的頻道,不是cnn,不是非凡財經台,也不是大愛或是好消息。

她開始非常專心的看起了台灣的偶像劇。

我低著頭努力的吃飯,深怕被 Amanda發現我表情的異狀。台灣的偶像劇充滿了生硬的演技配上低能的劇情,我都想翻白眼了,但Amanda卻非常專心且投入的沒有遺漏掉任何細節。

「難不成其實她內心住了一個少女?」我不敢再多想,這個畫面太讓我恐慌了。

努力的吃完飯之後,我趕緊拿著碗盤進廚房洗碗,Amanda從後面叫住我。

「你放著就好,就算你洗了,我還是要再洗一次。」Amanda冷冷的說。江湖上的傳說果然是真的,她是個不折不扣的潔癖。當然,老闆在洗碗的時候,總不能坐在客廳翹二郎腿看電視,兩腿僵硬的我,站在冰箱旁邊等候發落。

「等一下我要跟我兒子視訊。」Amanda說。天啊!我從來不知道她已經結婚了,還有個兒子。我以為這個女人生下來就是個巫婆。

「Jason現在在美國,剛念大一。但是他每天都還是要跟我視訊,他真是太依賴媽媽了。」Amanda繼續說著。

古人真的很有智慧,所謂「伴君如伴虎」。離老闆太近絕對不是好事,知道太多老闆的事情更是一種厄運,我一點都不想聽到她家的任何事情,一點都不想知道。

「財務長上禮拜建議我們把前三年的損益數字放在報告的最後一段,不曉得您覺得如何?」我急中生智,趕快當做沒聽到,瞬間插入別的話題。

Amanda抬頭看了我一眼,接著說。「Jason上禮拜跟我視訊的時候還哭了,我擔心他一個人在美國可能有憂鬱症了。一個大男生什麼事情都要問媽媽,我該怎麼辦呢?」

該怎麼辦?我才想知道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這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窘境,我如果再不趕快讓這個女人停止說話,我接下來應該會死得很難看。Amanda把圍裙放下,煮了兩杯茶,遞給我一杯。

「我想叫孩子的爸爸去關心他,但是他很難找。」眼看著這一連串覆水難收,我真想假裝心臟病發,然後就倒在地上裝死。

「是因為時差嗎?」我是白痴嗎?台灣跟越南時差只有一個小時,怎麼可能是因為時差。

「我們離婚好幾十年了,喔不,我們最後也沒簽字,但也好幾十年沒什麼聯絡了…」

喔不!喔不!喔不!

我聽到我心裡最底層不停尖叫著!拜託不要再說了!我真的一點都不想知道啊!不要殺我滅口不要殺我滅口!我還想活著回台灣啊!

這時候我的耳朵突然想著火一般發燙,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