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著路標走進cat cat village。

原本以為cat cat village 跟貓咪有什麼關係,但走了好久,只看到梯田跟矮房子,我想cat cat village 應該只是英譯吧?

中午太陽漸漸發威,把吸附在山巒間的霧氣逐漸趕走,走著走著不時看到在鄉間工作的婦女,有些年紀看起來非常大,不確定是真的年長,還是這樣生存不易的環境造成她們的疲憊。

最天真的還是孩子們。老得快走步不動的阿嬤當然就是在家裡負責看管孩子。但這些小孩怎麼可能乖乖的待在阿嬤身邊,大大小小的孩子成群結隊,有些跟小猴子一樣兩隻手吊在屋簷上,左左右右的移動,敏捷的就像生長在屋頂上的小動物。年紀再小一點的孩子膽小的看著我,作了個鬼臉之後就開始彼此追逐,大家爭搶著喝一瓶芬達橘子汽水,最後的結局就是妳搶了一口,我搶了一口,其他的因為用力過猛噴灑了一地,另外一個小朋友再衝過來趴在地上舔個精光。

最小的嬰兒沒有辦法體會跟哥哥姐姐搶喝一瓶芬達橘子汽水的樂趣,只能在床上蠕動,床上鋪的床單是裝米的麻布袋,我無法想像嬰兒稚嫩的肌膚是如何承受如此粗製的表面。或許是我天真,但人類得以生存的光譜真的太寬了,不是所有的嬰兒都能睡在有機棉的床單上。

阿嬤看到我對我點頭微笑,然後就對我伸出手來,手心向上。

「這是在…跟我要錢嗎?」我嚇了一個楞。我也對她微笑,點了一下頭。阿嬤一邊從口袋拿出一張越盾紙鈔跟我揮舞,一邊再次的伸出手來,這次我真的非常明白,她在跟我要錢了。

孩子們看到阿嬤出了招式,當然也就不約而同的響應起來,每個孩子都張著大眼,對我伸出手來。

「你們不是乞丐,你們也不應該當乞丐!」我心裡吶喊著。我快步的走開,很想趕快遺忘我剛剛看到的畫面。

走到一個類似廢棄的小工廠,又遇到幾個孩子在巨大的水泥水管中玩捉迷藏,累了就坐在泥土地上,下半身完全裸體,男孩女孩都一樣,我彷彿走到了文明世界的起點。

「孩子們!你們長大會是什麼樣子呢?你們真的能好好長大嗎?你們有機會受教育嗎?還是受教育這件事情對你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夢呢?」我看著他們,心想著,眼眶居然不爭氣的濕了。

我一向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人,但今天晚上,我真的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