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喝完一杯醒腦的越南咖啡,我輕鬆的走出飯店門口,然後我就再也輕鬆不起來了!這就有點像某官員收了賄絡被起訴,或者某個明星當街跟別人的老公擁吻被抓包,住家外面被記者團團包圍,就等著當事人走出來,馬上撲殺這個人。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住的飯店外面圍滿了穿了傳統服裝的當地人,看到我走出來大家馬上一陣歡呼。

「我認識你們嗎?」我嚇得當場後退了兩步。還是我昨天其實是喝醉了,衝到街上去裸奔,現在已經變成SAPA的名人?

更驚恐的是,這群人真的就打定主意跟著我,我往左她們就往走,我往右她們就往右。這群人清一色都是女孩子,身穿傳統的服裝,兩隻手完全沒有停過,一直不停在編織一些飾品,編好一個就往身上套。她們當然是想跟我兜售這些飾品,而且消息靈通,知道哪一間飯店有觀光客,一大早就召集整個村莊的人出來圍堵這些外來的朋友。

但說真的她們也不令人討厭。

當她們把飾品拿到你的眼前,如果你對她們搖頭,她們就收回這些東西,然後露出一個「嗯…好吧!」的笑容。只不過這樣的過程會一直重複發生而已。

跟這一大群人揮手道別,我坐上往Y Linh Ho Village的交通車。Y Linh Ho Village 距離SAPA的市區大約十公里遠,主要住著「赫蒙族」(H’Mông) 的少數民族,赫蒙族有很多支系,比如黑赫蒙。傳統的黑赫蒙服飾是用大麻纖維織成,然後用靛藍染色,年長一點的族人還喜歡在整隻手上刺青,手指的部份最黑,一直漸層到手肘的部分。

我期待下車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片雲霧繚繞的梯田,低矮的房子與安靜的白鷺鷥。

有!這些都有!但我沒預料的是,這裡也有一批迎接的鄉民!一模一樣的她們把手上的飾品拿到你的眼前,同樣的場景讓我一度懷疑是不是時光倒流了。

就這樣,我一邊走,她們也默默跟在旁邊,偶爾彼此交談,偶爾再把手上的飾品拿到你的眼前提醒你。你很難喜歡她們,但也絕對說不上討厭,更精確的情緒是一種心疼:這群女孩正經歷人生最美妙的年華,但眼神卻如此空洞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