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先生甚至沒有把公車靠在路邊,在停紅燈的時候就急急忙忙趕我下車,嘴巴嘟噥著一串越文,沒等我搞清楚狀況,車掌小姐就把我一把推出車外。我站在這裡,一棟看起來很殖民式的建築物前面,上面寫著「Chợ Bến Thành 」,原來是「濱城市場」,在胡志明市第一區。

滿心疑惑的走進去之後,終於了解為什麼司機大哥會這麼急著把我這個外國人趕下車,因為這裡什麼都有,一個人的食衣住行全部都在這裡了,更厲害的是還有許多我在河很少看過的越南食物。

先說說Bánh Xèo好了。「Bánh」是「餅」的意思,「xèo」是煎餅時所發出的滋滋聲,通常由米粉、水、薑黃粉等攪成糊狀,再煎成鮮黃色的薄餅。常見餡料為豆芽菜、碎豬肉、蝦子,加上薄荷、紫蘇及魚腥草等辛香味很重的葉子一起吃,這個食物在北越也有,但不同的是,南越的口味偏甜,他們任性的要加上椰漿。

咬下第一口的心情其實是懷疑人生的。

因為紫蘇跟椰漿這兩種八輩子沒有關係的食物,連同奇怪的薑黃一起打包起來放在嘴巴裡,真的需要一點勇氣。尤其是魚腥草,更是不得了。魚腥草之所以叫做魚腥草,就是他的味道跟魚腥味完全一樣,一種植物居然可以模仿一種動物的味道,這個演技真的是獨步全球。最可惡的是,魚腥草的外型長得非常無害,跟一堆香料葉菜放在一起真的很難察覺,很容易就中招,我很難原諒魚腥草這種行為。

南越離海近,當然也比北越多一些海鮮當食材。蟹肉冬粉(Miến cua)的確是非常好吃的一道,這裡的冬粉是真的用綠豆粉製成,很細但卻很有彈性,鮮美的蟹味也很容易就被冬粉吸收,整碗濃郁到無法自拔。除此之外,他們還會加一種細細長長,有點鋸齒狀的香菜,再配上油蔥簡直是完美的組合。也可能是因為這樣的搭配跟台灣小吃比較類似,吃著吃著不知不覺開始想念起巷口的臭豆腐…

轉了一個彎,看到一大堆人在排隊,雖然已經很飽了,但說到排隊,台灣人怎麼可能輸給越南人,當然要跟著排一下。然而至今這還是個謎,因為我自始自終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吃到什麼。首先,這是一個沒有特殊溫度的食物,不是熱的,也不是涼的,是跟胡志明濕熱的天氣一樣的室溫。再來,我完全吃不出來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做的:有點像涼粉、有點像魚漿、但又有點肉的味道。然後上面灑的東西就更迷離了!以為是肉鬆,但卻完全沒有肉鬆的味道,顏色還泛著橘紅色,合理懷疑應該是食用色素4 、5、6號之類的。

結論是,其實不怎麼樣,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在排隊,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像極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