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的男人們跟女性比起來,比較隨性,也比較浪漫。好啦!我就直說了,就是比較散漫。

這可不是什麼大女人主義的言論,經過我為時不短的田野觀察,我發現公司的男同事們從來沒有在中午用餐過後,準時回到公司上班,他們喜歡三三兩兩到路邊的小攤販,坐在藍色的塑膠矮凳上「喝茶」。他們喝的茶可不是我們台灣的手搖杯,他們喜歡用我們去南部喝喜酒裝芭樂汁的那種很厚的透明玻璃杯,最妙的是,在大熱天喝著冒煙的熱茶。

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他們沒回來公司上班,因為這些男士們的指甲都留得很長,敲擊鍵盤的聲音絕對會讓你崩潰到想咬自己的頭髮。

在胡志明市的日子過得真好,沒有Amanda在身邊緊迫盯人,我也可以好好享受這種越式的節奏。當然我對於在路邊「喝茶」沒什麼興趣,但我喜歡在午休時間一個人躲到到胡志明美術館(Fine Arts Museum HCMC)。這一棟美麗的建築新建於1929年,並於1934年啟用,由法國建築師設計的一棟殖民式的歐洲別墅,當時由一位華裔富豪黃文華所有,據說他是當時最有錢的人之一。這位人稱「華叔」的人在西貢可是有頭有臉,許多醫院及旅館都是他們家族所有。

後來這棟美麗的別墅見證了越南的歷史。1945年的八月革命,1954年的南北分割,1975年越南人民軍攻佔西貢,越南共和國垮台。這棟大房子換了主人,但所幸她的外表還能維持這麼完好,直到1987年,這座建築被市人民委員會改建為胡志明市美術博物館。

整個建築的亮點是在一樓的正門入口,挑高的大廳,兩側都有迴旋梯,中間有一個鐵製的百年電梯,如今仍默默運行著。這樣的電梯跟我回憶裡,開羅的Pension Roma一樣,沈重、優雅、緩慢。走進美術館的展間,瞬間被這些強眼的藝術作品震攝。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越南的藝術水準如此的高。

無論是雕塑、繪畫、版畫,任何人站在他們前面都顯得單薄,很容易的,我經常站在某一副畫的前面,一站就是二十分鐘。這些藝術品表達的訊息非常直接,分裂、戰亂、統一、改革、反戰、覺醒、土地、母親,走進去另一個房間,更是滿滿的propaganda art ,由Dogma collection贊助展覽。

今天下著雨,我坐在這個沒有冷氣的胡志民美術館裡,聽著滴答聲,搓著濕黏的手,背後卻有一股寒意,這些藝術品傳達出的力量,不知不覺的讓我起了雞皮疙瘩。原來越南除了斗笠跟河粉,還有這麼細緻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