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紅你要結婚了?」我聽了大吃一驚,往後退了好幾步。

「姊!我21歲了耶!再不結婚要嫁不出去了,父母很丟臉的!」聽了阿紅說了這些,我望向遠方,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越南人的確非常早婚,而且他們一定會馬上生小孩,就像 excel 帶公式一樣,一個Enter鍵按下去以後,後面就全部算好了,時間一到所有的事情就是這麼自然的發生了。

「我怎麼沒聽說妳有男朋友?」我問,這一切來得太突然,我眼裡的阿紅根本就是一個高中生的模樣,瘦瘦小小的,頂著一個學生頭,要說她未成年,應該也蠻多人相信。

「就….」阿紅漲紅了臉。「就我母親幫我介紹的….」

聽到這裡我也無言了。不過話說回來,自己選的對象到最後搞到拆夥的也比比皆是,不如走一下復古風,媽媽介紹的說不定還比較持久,畢竟媽媽吃過的鹽比我們吃過的飯還多。

好險阿紅的先生是道地的河內市人,讓我們不用拔山涉水就可以輕鬆的參加婚禮。越南人喜歡的婚禮場地不是餐廳,而是在路邊搭棚子,這點我很難想像,但阿紅強調一定要在路邊才熱鬧。反正這場婚禮徹頭徹尾都有太多我無法參透的細節,我想,在路邊還是在餐廳,已經不是個重點了。

我抵達會場的時候差點不到入口,因為在我狹隘的想像當中,婚禮應該是紅通通的,像華人的風格,或者純白的潔淨的,像西方人的調調。但,我遠遠只看到一個棚子,外面圍著深紫色跟白色的布條,旁邊還放著類似罐頭塔的東西,這肯定是個喪事的會場。等到我繞了兩圈之後,終於看到棚子的正面,我又開始懷疑人生了– 人家可是慎重其事的綁了白色跟深紫色的氣球,上面還貼上中文的「囍」字。這時候我突然發現我已經活到這個年紀還念了大學,居然連喪事跟喜事都搞不清楚,智商真的還蠻令人擔心的。

越南人收禮金非常的乾脆,他們就在棚子門口放了一個紅色的紙箱,也不用什麼紅包袋了,有人用喜帖的套子,有人用牛皮紙袋,重點是外面記得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就像捐發票一樣投到箱子就完成了。

婚宴整體而言辦得很熱鬧,他們請了一個主持人,即便我聽不懂越文,從旁邊的人的表情研判,也能知道她在講黃色笑話。主菜還沒上來前,桌上放了一盤小菜,雖然不是青蛙也不是蛇,但這次又讓我再次目瞪口呆了。桌上放的是–檳榔。

「檳榔很重要耶!」一起參加婚禮的同事很慎重的跟我解釋。在越南的婚禮上,必須要準備「六禮」,分別是檳榔盤、茶酒盤、水果盤一對、餅盤一對(綠豆糕和夫妻餅各一盤)。婚禮上還必須要有一對蠟燭,跟一隻烤乳豬。

就當我以為這一切的瘋狂都已經到達極限,桌上突然出現一個很像果凍的食物,但卻飄著一股怪味。

「這台灣也有吧!為什麼妳看起來很驚訝?」同事非常不解。

「有,這個台灣有!但…」我幾乎已經哽咽了。

「但是什麼?」

「但,我們的豬血是煮過的,這個是…生的!」桌上這盤跟果凍一樣的食物,是生的豬血,上面淋上一層花生粉,紅色的血水跟黃色的花生粉交織成非常鮮豔的顏色。

人家一個好端端的婚禮,不知為什麼,我居然眼角泛著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