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越南,如果你想到的只有昏黃巷子裡的河粉,那可能有點誤會了。

在越南生活也可以非常高檔,只要你有錢。

這句話說得真廢,全世界應該都是這個道理,即便你到獅子山共和國,只要你是有錢的軍閥,生活要多頂級就多頂級。但越南有一點點不同,因為她混血的基因裡特別容易觸動外來文化的敏感細胞。

「報告下班前寄給我,週六晚上一起去吃飯,五點半司機會去載妳!」Amanda禮拜五下午丟下這句話,就關上辦公室的門開始她的電話會議,連給我說一句「不好意思,您剛剛是說幾點?」的機會都不給我。反正她說的話每一個字都是聖旨,沒有任何討論的空間。

老實說,到底誰喜歡跟老闆吃飯?

每次被她傳喚晚餐都讓我非常疲憊,比加班還要累。但唯一的好處是,跟著 Amanda可以一窺高檔人生的境界。

「Bobby Chinn 妳知道吧?他的餐廳在河內重新開幕了,我有兩張邀請卡。」

Bobby Chinn 哪位啊?我怎麼可能知道!上網查一下才知道,這位巴比生於紐西蘭,媽媽是埃及人,爸爸是亞裔美人,長大後在美國完成學業。這麼瘋狂的混血身分造就他頂尖的斜槓人生– 他是曾在華爾街工作、是國際級的廚師、作家、節目主持人、歐洲的越南旅遊大使,還在動物園當過單口相聲演員。目前他是Master Chef 節目的的評審。

Bobby Chinn 在河內的餐廳離市區有點距離,司機繞了幾個奇怪的巷子才到。

Amanda說的「重新開幕」其實是因為這間餐廳曾經歇業了好一段時間,這也不奇怪,像這麼斜槓的人,要怎麼分身乏術照顧全世界的餐廳呢?但不知道為什麼,這間餐廳又復刻成功了,裝潢跟擺設據說是跟之前一模一樣。

走進餐廳坐定位之後,老實說是個全身不舒服。除了對面坐了一尊神像之外,牆壁上掛著畫,不是猙獰鬼就是死魚臉,還用新鮮的玫瑰花做成一串串像鞭炮的東西掛在牆上,我不知道他的靈感是不是來自亞洲的告別式會場,總之,看起來非常離奇。

為了擺脫這詭異的氣氛,我決定先進廁所紓緩一下情緒。然後我就看到我此生無法忘懷的奇景–馬桶裡面撲滿玫瑰花瓣。這就好像妳走進一個告別式的會場,轉身走到隔壁房間發現是汽車旅館一樣,這樣的轉折真的會讓人失去求生的意志。

用完「全世界最浪漫的馬桶」,我走回告別式的會場。

收起悲傷的情緒,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我開始全神貫注於我的食物。

「這麼世界級的食物,吃了應該會黯然銷魂吧!」我心想。既然有榮幸坐在這裡,不管舉頭三尺有什麼怪物,都先吃了再說。

但,老實說,只有黯然,一點都不銷魂,我完全吃不出有什麼特別。如果硬要給個評語,我大概只會說「嗯!還不錯!」。當然,以我這麼純熟的演技,我還是有好好給這間餐廳無限的好評,畢竟,這一餐的價錢應該是個天價,從信用卡公司還從台灣打電話給Amanda確認卡片有沒有被盜刷,就知道厲害了!